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人参她三岁半 > 第131章 131
    听说三炮要去参加算盘大赛, 而且贺译民还专门请假要带他去,胡同里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事儿很可笑。

    就连百货商店的几个女售货员们也在劝三炮“小孩子就该在别的方面努力,算盘这东西现在是流行,但是小孩子就别学它啦,听说外国都是计算器,算起来快得很,学它没啥意思。”

    “但我打的好, 打的快呀。”三炮说。

    “你打的快也快不过计算器啊, 用计算器多方便呐。”售货员阿姨摸着他的脑袋说。

    三炮不觉得,他本身就是个一根筋儿的孩子,在福妞的梦里,就因为不懂得人□□故, 不懂变通, 给□□装麻袋里吊起来打死了。

    于他来说, 用竖式,他顶多能算到万数,但要给他一个算盘, 他能把加减算到十亿位以上,多给把算盘, 他还能算。一点差错都没有,这在他自己看来, 就是最好玩的事儿啊。

    贺德民也坚决反对“会用算盘在现在是非常抢手, 银行和百货大楼都要用算盘, 但是, 等你们长大,算盘那东西人家很可能就不用了。”

    “能挣门票呀,大伯,三炮哥哥给我挣动物园的门票。”超生连忙说。

    就为一张门票,贺译民都专门请假,在贺德民看来,太不值得,毕竟贺译民的前途在他这儿,比他俩儿子都重要,更何况平平无奇的三炮。

    大伯在摇头,胡同里好些人也觉得贺译民脑子轴,唯独班主任的脸色好一点“行了吧,这孩子也没啥大出息,他想玩就让他玩儿去吧,你们玩开心就好。”

    巴不得这种没出息的孩子不出现在自己眼前,免得烦人!

    贺译民也不要陈月牙送,自己买火车票,带着三炮一起上北京去了。

    算盘比赛这些年还是很盛行的,尤其是北京,经常在召开算盘大赛。

    但面向小孩子的算盘大赛,这还是头一回,谁都不知道它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晚上回到家,三炮手里抱着一只又大又新,还是一种据说叫树脂材料的新算盘,贺译民也喜气洋洋的。

    “考的咋样?”百货商店里,俩售货员伸出脖子问。

    因为她们总喜欢在背后悄悄议论自己,贺译民一般不跟她们搭话的,今天特意停下来说“拿了个一等奖!”

    “是吗,这孩子真能干,北京算盘打的好,打的快的人可多着呢,他都能拿第一。”俩售货员笑着说。

    三炮连忙举着手说“我不但拿到了动物园的门票,侯爷爷还送了我一个新算盘。”

    福妞这丫头很可笑的,她看不起三炮,但是又特别关注三炮。

    毕竟在梦里俩人做过夫妻,梦里的三炮对她也是千依百顺的,在她想来,自己对三炮总还有点怜悯嘛,所以特希望三炮受点打击,不要活的比她梦里更没出息。

    一听三炮还拿奖了,福妞直接翻了个白眼看来三炮连小片儿警都当不上了,这辈子估计顶多在百货大楼卖一辈子货就完了。

    但听说儿子拿了奖,陈月牙把正在盯的冬装版式一股脑儿交给付敞亮,急匆匆的就回家了。

    半路碰上菜市场里,那水果摊的小伙子,当然,他现在已经不是小伙子,而且早就结婚当爸了。

    “陈厂长,我给你留的大肘子,肥着呢,皮我专门烧过,过两天你们厂招工,让我爱人去你们厂上班,咋样?”小伙子说。

    当初贺译民瘫痪的时候,这小伙子可照顾陈月牙母女了。

    大肘子当然要钱,但是不好挑啊,现在的猪都养不肥,肘子上都没啥肉,这小伙子挑的肘子又肥又大,全是肉。

    “再等一个月吧,我们的新楼房和新机器就全部上马了,到时候让你爱人直接找我。”陈月牙笑着说。

    她的老员工们,一月稳定拿六十块,赶不上正式职工逢年过节的福利好,但是,工资比她们高啊。

    所以陈月牙只准备招四十个女工,可现在找她走后门,想进厂的,已经有上百个女同志了。

    虽然她觉得为难,但用大嫂的话说,这叫社会责任,能力越高,社会责任越大。

    而邓翠莲则认为,大嫂就是打官腔,放臭屁,真实情况是,你有钱人就巴结你,没毛病。

    拎着肘子还没到胡同口,就看见三个小崽崽并排站在一起,看到妈妈的瞬间,三炮立刻把自己的算盘扬起来了“妈妈快看,侯爷爷送给我的,最新的算盘!”

    胡同里好些人看着,都有点儿笑话的意思。

    这要百货商店的售货员珠算第一名,能拿优秀员工奖,但是三炮儿,大家就觉得,他不如把学习搞好。

    但陈月牙可不能笑话儿子“你可真棒,不过侯爷爷是谁?”

    “穿军装的大官,还把我爸差点抱起来,说是老战友。”三炮说。

    陈月牙快走几步,进了门,看丈夫把扫把绑在棍子上,正在扫屋檐,连忙说“小心我的燕子窝,你要把它碰坏了,明年燕子可就不来了。”

    贺译民难得回趟家,回家就是大扫锄,小心绕开了燕子窝,听着哪儿咕吱咕吱的,拿棍子捣了捣,屋檐下呼啦啦的飞出一串蝙蝠来。

    “爸爸,小心点,它们不咬人哒,而且会吃可怕的大蛇,不要吓跑它们。”超生连忙说着,小心拎开了自己的鸟笼子。

    再让超生这么养下去,这个家还真得成个动物园了。

    “小炮说的侯爷爷到底是谁啊?不是去比赛算盘嘛,怎么还奖励个算盘回来?”陈月牙洗干净了肘子,再用开水过一道,正拿棉线绑着它。

    贺译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陈月牙解释“小炮去参加的比赛,是隶属于我们部队的珠心算研究所召开的,珠心算研究所的所长,是我原来曾经见过几次的,导弹部队的侯光亮,比赛算盘只是个名义,要真的咱们小炮能打进决赛,很可能他得被应召入伍。”

    “你是不是碰上骗子了,最近好多穿着军装的骗子,说自己能帮人办工作,还穿着军装骗婚呢,贺译民你醒醒,你儿子才十岁,你看看,他像个能当兵的样子吗?”陈月牙回头看了三炮一眼,忍不住噗嗤一笑。

    满打满,再过一个月才十一岁的三炮竖着耳朵听爸妈说话。

    看他妈回头看自己,小家伙算盘扬上了天“我要当最优秀的售货员。”

    关于这个,贺译民就得跟陈月牙耐心解释一下了“你知道咱们国家六十年代发射导弹,数据是用什么算的吗?”

    “什么?”

    “就是算盘!”

    “那是六十年代,现在是八十年代了呀,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陈月牙说着说着,也唱起来了。

    “要我不认识侯军长,我也会认为他是一个骗子。但事实上,他跟我讲一下我就明白了,珠心算的快速记忆,以及运算速度,在军队的后勤工作中,会起到特别大的作用。而且,战场情报、测绘,野外侦察,紧急破译密电这些方面,它的作用是无敌的,你计算器再厉害,没电了怎么办?算盘会没电吗?”贺译民说。

    陈月牙都听的愣住了“你的意思是,再过十年,三炮很可能去当兵?”

    “不,他万一要能打进决赛,很可能现在就要去兵。”

    二斌看着小老弟,超生也看着三炮,一家人同时愣住了,肚子鼓鼓的,小脸蛋圆圆的,黑乎乎的小三炮,跟兵哥哥完全联系不起来啊。

    但是,毕竟贺译民自己当过兵,他肯定不可能撒谎的嘛。

    十岁就参军,这行吗?

    看起来,三炮还是个小傻子呢。

    炖一个大肘子,切成片儿,再来一笼屉的蒸饼,炒个土豆丝和青辣椒,饼卷一切,三炮吃的气吞山河。

    “你想当兵吗小炮?”妈妈看他卷一大块肥肉在饼子里,柔声问。

    “付叔叔才能当兵啊,福妞总说我是最没出息的孩子,我怕我想当兵人家不要我。”三炮说。

    妈妈啪一把,把筷子拍桌子上了“我天天说你是我的大宝贝,你一句没听进去,福妞说你没出息你就记住了,福妞是你妈,还是我是你妈?”

    妈妈居然生气啦?

    三炮都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生气呢

    陈月牙是真生气,也不知道那个福妞到底怎么回事,小时候经常跟超生对着干,后来又在一个学校里,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击小炮。

    这种孩子,她现在都盼望张虎赶紧升官,把她远远儿的带走算了。

    三炮给爸妈一起盯着,想了一会儿,抬头,狠狠瞪着那个鼻盘“要真能当兵,我要天天练,继续拿第一!”

    这就对了,三炮因为嗓门太大,也因为俩哥哥太优秀,一直被埋没着。

    但人家发了狠,又怎么可能真的平平无奇了?

    “我单独带你一个人去动物园玩儿一趟,想吃什么都可以,想买什么玩具也行,但必须考上。”陈月牙看小儿子给自己吓坏了,摸了摸他的脑袋说。

    三炮有点受宠惹惊“但是,这张票是超生的。”

    超生认真点头,同时说“是我哒,不过我可以送给三炮哥哥,只要你能考得上。”小丫头很大方“我家就有动物园,我不需要去动物园哒!”

    威逼利诱就算了,陈月牙打算鼓励一下三炮,万一成了呢?

    福妞当然不知道人家院儿里议论的事儿,只听说三炮过一阵子还要去打一场比赛,而且,为此,最近三炮在家里,地位大辐提升不说,只要下了课就在练算盘,就连吃东西都是超生在给他喂。

    回到家,二斌和超生干活儿,三炮依然打算盘。

    贺译民几乎每天回家,买了好多关于算法的书,胡同里辟哩啪啦,全是三炮打算盘的声音。

    “三炮哥哥吃饭饭,啊,张嘴嘴!”超生说。

    三炮张嘴吃饭,眼睛都不离开他爸给他找来的测试书,打的辟哩啪啦的。

    “三炮哥哥洗脚啦!”超生又说,三炮把脚一伸,算盘就在膝盖上,嘴里还背着口诀儿,依旧打的极其忘我。

    现在的电视只有一个台,而关于珠心算的广告,又一直在动画片的前后放,所以在清水县,只有三炮一个人报名了,但是,就全国来说,有成千上万的小朋友们,因为算盘是祖传手艺,也因为它在这个年代正当大热门,所以,他们不断的赴北京参赛,而三炮参加的,其实只是一场入门赛而已。

    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陈月牙又带着他,参加了大大小小,将近七场比赛。

    大概是单独一个人去动物园,并且还参观了熊猫馆,以及,吃多了,这家伙超常发挥,一路杀进了少儿珠心算在年底的全国总决赛。

    而这个比赛真正被重视起来的时候,则是在周末的某一天。

    这天,小老八一个人叨着奶瓶,慢悠悠的穿过石头胡同,走到燕支胡同,其间还叨着奶瓶咬了一条试图吓唬他的狗,用他完全说不清楚的话指着骂了两个人,进了门,戳开电视机以后,才被大家发现的。

    眼看要寒假了,小帅哥哥也马上要回家。

    三炮的比赛其实早就打完了,但是享受惯了妹妹的照顾,正在等妹妹给自己祸祸好吃的。

    大伯最近背来的,最多的就是土豆啦。

    超生本来是想给俩哥哥做土豆丝吃的,但是毕竟她人小没力气,踩着小板凳上案板,你能期望她的土豆丝切的能有多细呢?

    切了比手指头还宽的土豆丝出来,超生就要倒油,炒土豆啦。

    人小头大,十斤的油桶子抱起来,堂屋里小老八嗷的一声姐姐,她的手抖了一下,咕嘟一下,小老八再喊一声姐姐,超生再咕嘟一下,锅里就是半锅油啦。

    这能算炒吗?

    超生觉得差不多吧,她把土豆下了进去,油滋滋儿的炸着土豆,闻着就很香呀,这是一份口味别致的土豆丝哦。

    炸了一会儿,从锅里捞出来,很多是面面的,但其中有一根,炸的久了,吃起来然脆脆的是怎么回事?

    倒进锅里继续炸,等所有的土豆丝‘条’都被炸的黄黄的,脆脆的,超生才从锅里全捞了出来,尝一尝,简直不要太美味。

    她端着土豆条进堂层,就见秦七妹,苏来娣,就连张强啊,秦七宝啊,这些孩子都在屋子里。

    家里热闹非凡!

    “七宝哥哥,你们咋来了?”超生问。

    七宝盯着电视,就跟看鬼似的“快看,你家三炮在电视上。”

    三炮明明在屋子里站着呢,什么叫在电视上?

    抬头一看电视,超生的眼睛里顿时升腾起了星星,哇的一声,土豆条都差点没摔在地上。

    平常播放《葫芦兄弟》的时间段,今天没播《葫芦兄弟》,播的是少儿算盘大赛。

    而三炮,就站在一张桌子后面,正在埋头,辟哩啪啦的打着算盘。

    这个比赛结果超生是知道的,她的三炮哥哥每次比赛都能拿第一,所以,他肯定赢了,因为比赛早就发生过了嘛!

    但是,最后的最后,结果超生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就连三炮自己也没预料到。

    电视上出来了戴着眼镜的老伯伯,他对着稿子说“小朋友们,同学们,接下来,我们将要进行计算器,以及心算和算盘的世界级比赛,也叫世界算法大赛,算盘大赛前五名的同学都会参加,这次比赛将在香港举行……”

    “参加,必须参加!”超生立刻断然的说。

    被小老八吆喝来的这些邻居家的孩子们,尝尝了超生的土豆条,居然觉得很美味是怎么回事?

    至于香港,这帮小家伙们哪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啊,而算法居然也有比赛,好吧,看个热闹,看个稀奇,大家出去广而告之一下就行了。

    还是土豆条最美味,别的一切,由它去吧。

    当然,就算平平无奇的小三炮也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可是国际比赛。

    而外国人,就好比当年洋枪洋炮轰开我们国家的大门时一样,现在,人家拿的可是洋玩艺儿计算器,要跟咱的土算盘打比赛了。

    他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的已经是国家荣誉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