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39章 第 39 章
    她想着拉伍尔真是写的不错呢!

    达达尼昂假装没看见她偷看别人信件。

    “我还没告诉您, 婚礼日期定在后天,9月10日。”

    “——好。”

    “结婚后——”达达尼昂皱着眉头,“陛下会给你另外一处套间, 比您现在的房间大得多。您也就不再担任王太后陛下的侍从女伴。”

    这个狗国王可是想得太美了!

    阿比盖尔没说什么。

    回了卢浮宫, 便有一名贵族侍从在等她。

    “德·巴伯利翁小姐,大郡主要我禀报您, 从今天起, 您就是大郡主的侍从女伴,大郡主为您在皇家宫殿准备了房间, 您收拾一下您的物品, 今晚就搬过去。”

    阿比盖尔忍住笑意,“谢谢您来通知我,请回复大郡主, 我很荣幸能成为她的侍从女伴。”

    达达尼昂又不是笨蛋。泰特斯兰伯爵今早被押送离开了巴黎,但奥尔良公爵一家还没走,显然雷尼奥不知是拜托公爵夫人还是拜托大郡主,把阿比盖尔要过去了。国王很难拒绝大郡主的要求, 从卢浮宫去皇家宫殿虽然不远, 但总归很不方便。

    他不禁要为国王陛下哀叹了。作为臣子,他应该尽量满足国王的要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更希望国王能够找到一个他爱的、并且也爱他的女人。西班牙公主虽然是表妹, 可从来没见过, 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基础, 婚后相爱的概率也微乎其微, 说起来国王也怪可怜的。

    侍从领命而去,达达尼昂随即也告辞了。

    “玛丽,把我的东西都收拾出来。”阿比盖尔吩咐。

    “小姐,那我呢?”

    “你也跟我过去,我去跟邦当说一下。”用惯了的女仆当然也要继续跟着她。

    玛丽挺高兴。这位女主人很和气,打赏也很大方,还没有太多破事。要知道王宫里除了贵族之外,仆人们都“不算人”,女仆除了日常工作,有时候还会被当成泄欲工具——小姐知道这种事情的时候非常吃惊。

    小姐也许是从乡下来的女孩,可她真的很好呢。

    阿比盖尔的东西还真不少,光是裙子就20多件,还有雷尼奥送的一大箱衣料,珠宝首饰塞满了整整五层珠宝盒。

    她翻看自己的珠宝,想着奥地利安娜对她是挺不错的,从国王母亲的角度来看,对她一个普通贵族女孩已经足够好了,自己的母亲能做的也不过如此。

    奥地利安娜跟丈夫之间谈不上有什么爱情,就算和达达尼昂之间真有爱情,但见不得光,也实在很惨。人生在世,自由其实是最难得的东西,除此之外,“爱情”也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

    说到底,她跟达达尼昂结婚,对三个人都有利奥地利安娜与达达尼昂之间的绯闻会被冲淡,而她有了丈夫。只对路易不怎么有利,尤其现在她去了大郡主那边。

    想到这儿,她锁上珠宝箱。

    “你今天什么别的事情都别做,除非邦当亲自吩咐你做事,你就在这儿收拾东西。箱子不够,派人去找库房要。我要出去一会儿,过一个小时回来。”

    她拿着拉伍尔的信出去了。

    克里斯汀的房间距离路易寝宫还真的挺远,七拐八绕的要走20分钟,从她的房间过去大概要15分钟。

    克里斯汀在宫中地位有点尴尬,也没什么社交,上午会去奥地利安娜那儿跟王太后一起去教堂,下午她就没什么事情做了。

    阿比盖尔敲门。

    “是谁?”

    “阿比盖尔。”

    克里斯汀很快开了门,“您好。您——怎么来了?”

    阿比盖尔进了房间,转身关上门,插好插销,“我今天去了德·拉费尔伯爵家。”

    克里斯汀脸红了,“您……您见到拉伍尔了吗?”

    “拉伍尔托我给您带了一封信,您要看吗?”

    克里斯汀嘴唇颤抖,十分纠结,“我、我不知道。”她心烦意乱,“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您说,我该给他回信吗?”

    “他之前给您写信,您都收到了吗?”

    “收到了,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

    “您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我跟您不一样,我没法拒绝国王……您是怎么做到的?陛下让人不能不爱,可我……”

    “您也还爱着拉伍尔?”

    克里斯汀羞愧的脸色绯红,“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可我知道陛下不爱我,他爱的是您,而我……我只是您的替代品。”

    嗐!是啊,把谁当傻子呢?克里斯汀只要智商正常就能看得出来,路易就是个大猪蹄子。

    “您别这么说。一个人当然可以爱好几个人,也可以同时爱两个人。陛下是还不错,可您要想着陛下是国王,如果他不是国王,您还会爱他吗?拉伍尔不是国王,但他深爱着您,要我看,一个深爱您的男人比较好一点。”

    克里斯汀垂泪,“陛下爱您,您不爱他,您可真是心狠!但您又是那么清醒,我真羡慕您,您是个不寻常的女孩。啊,我的拉伍尔!”

    “您可以考虑先给拉伍尔回信,说出您的真心话,您是想着要是国王不再喜爱您,您还愿意回到拉伍尔身边,是这样吗?”

    克里斯汀羞愧的点点头。

    这也没什么啦,是贪心了一点,但这个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问题了,拉伍尔愿意的话,别人也无权说什么。就比如那些“王室情妇”的丈夫,明晃晃戴着绿帽子呢,不也没什么。

    “那您就这么问他,他要是愿意等您,我看没什么问题。”

    克里斯汀开始写信。

    哎呀!阿比盖尔想着克里斯汀的性子其实就是想等待别人推她一把,当然这个性子不太好,说是被动,其实是没担当,日后出了什么问题,她肯定会责怪这个“推她一把”的倒霉蛋。阿比盖尔之所以会愿意“推她一把”,还是因为她并不怕这种“麻烦”。

    克里斯汀算是很好对付的,也出不了什么幺蛾子。

    拿了克里斯汀的回信,告辞离开。

    “小姐,殿下刚才找您,说您回来之后,到殿下寝宫去一趟。”

    阿比盖尔觉得自己业务可真是繁忙,“好,我先休息一下。”毕竟走来走去,怪累的。她给达达尼昂写了一张字条。

    “等下你吃晚饭之前,将字条亲自送去给达达尼昂队长。”仆人们的晚餐没有那么晚,通常7、8点就吃过了。

    “是,小姐。”

    “都收完了吗?”

    “还有您今晚和明早要穿的裙子没有收拾,其他的——还有珠宝盒。”

    “那好吧。派人去大郡主那边问她的总管,叫他派人过来,将珠宝盒和其他物品都搬过去,珠宝盒你自己拿着,务必放好,放在我的房间里。”

    她还说再休息一会儿,菲利普又派人来请她,她只好赶紧过去了。

    “殿下。”有外人在,还是规规矩矩行了礼。

    菲利普挥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

    “你之前说,帮我想些好玩的,现在你不用随侍在母亲身边,该有时间做这件事情了吧?”

    她笑,“有时间。但要等我的婚礼之后。”

    他不耐烦,“你又不用自己准备婚礼。让——达达尼昂为你准备好。”他从背后抱住她,下巴搁在她肩头,低声说“你有没有听说过,说——我的母亲和达达尼昂队长曾经是情人?”

    阿比盖尔吃惊,“你听谁说的?”

    “我很小的时候。他们以为我还小,当时王兄刚成为国王,阿多斯还是火枪队队长,达达尼昂跟着阿多斯来见国王,母亲让达达尼昂抱着我,抱了好一会儿呢。”

    “那也不奇怪吧?您当时才3、4岁,达达尼昂是先王的亲信,抱您一会儿不算什么吧?”

    他冷笑,“抱着我算是他身为臣子的荣幸,那么,一个臣子居然胆敢亲吻王太后陛下,你说,他是不是该上断头台?”

    她只好说“你那时候真的很小,没准你记错了。”

    “我才不会记错呢。我问了王兄,他叫我不要跟别人说。”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跟我说?”

    “你就要成为达达尼昂夫人了,我想该让你知道这件事情。”

    她很好奇,“是路易让你告诉我的?”

    “——对。”菲利普犹豫了一下,“他说让你留意达达尼昂,找找他那儿有什么跟母亲私下来往的证据,信件之类。”

    她只想翻白眼,“让他直接去问达达尼昂不是更好吗?”

    “直接问,他怎么可能回答?”

    “我拒绝。我嫁给达达尼昂又不是为了给他当间谍。告诉他,他最好别来烦我。”

    菲利普直笑,“天哪!你可能是唯一一个不会听他命令的人了。”

    “而且他也很奇怪啊,他让你告诉我,是不是明知道我不会同意,所以不敢自己来问我?”

    “哎呀!很可能!”菲利普懊恼的喊了起来“哥哥可真坏!”

    “要我看,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曾经有过,你和路易都不应该知道。”

    他不解的看着她。

    “你们知道了能怎么样呢?难道会杀了你们的母亲?或是杀了达达尼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