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43章 第 43 章
    “噢, 对,现在。等等,我换一件裙子。”

    然后她想起来, “我是不是需要有一件婚礼服?”

    达达尼昂尽量表现的很淡定, “是应该有一件婚礼服。我去找找,晚上送去给您。”

    这个时代还不流行婚纱, 更不流行白色婚纱, 大部分人的婚礼也很简单,只有王室和大贵族才会大操大办, 一场盛大的婚礼同时也是大型社交场合, 还是炫耀财力和姻亲、盟友的时刻。

    普通人的婚礼相对来说简单的多,去教堂举行一个简短的仪式,请为数不多的至亲好友吃一顿就行了。

    在教堂举行婚礼是因为要签署婚书, 经主持婚礼的神职人员签字后,就成为正式文件,合法婚姻产生的合法子女才有继承权,所以重要的不是婚礼, 重要的是神职人员的参与和签字。

    达达尼昂的新家是一栋可爱的三层小楼, 位置比较偏僻,几乎是在现在的巴黎市区的边缘了,房价应该不高。

    房子里几乎没有家具, 空荡荡的。

    “我还以为会带家具呢。”

    “原本是有一些家具, 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旧家具。”他和气的微笑。

    “是等我我来装饰家里吗?”

    “对。房子是买给您的, 您可以按照您的心意布置。”

    她高兴极了, “谢谢您。”

    她一步三级的蹿上楼,上上下下看了一圈,想着真要好好布置,可得买很多家具呢。

    “您知道哪儿有卖家具的店铺吗?还是需要让家具商上门?”

    “您列一个清单,然后让家具商送货上门。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去家具商的店铺里看好了,再叫他们送货。”

    “那我要一个一个房间列清单,太麻烦了。没有管家吗?”

    “我可以去找一个女管家,您用不着为具体的事情烦心。”

    “那样就最好啦。”她挽着达达尼昂的手臂,“您对我真好。”

    “因为小姐您是个可爱的女孩,值得别人好好对待。陛下——”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从陛下出生就看着他长大,小时候的路易太子是多么可爱!就像天使一样。”

    嗐!达达尼昂老爹,你这完全是老爸滤镜好吗!

    “他小时候什么样?”

    “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只要他想学。是个甜蜜的孩子,知道自己是国王,常常摆国王的谱,想让人都听从他的命令。”

    “小时候他还不知道成为国王是什么意思。”

    “您说的没错。他长大了,也就越来越懂得身为国王的权力。如果他不是国王……”

    “如果他不是国王,我想我不会认识他。”她瞥了一眼达达尼昂。

    他微怔,随即苦笑,“说的没错。他如果只是一位伯爵的儿子,我想您不会认识他,也不会看见他。这么说,国王给他带来了很多,也失去了一些。”

    “每个人都一样,得到一些,同时失去一些。”

    “——这话由我来说可能有些奇怪,但是,我想恳求您,对陛下好一点。陛下很爱您,但他自己还不明白。他是不能跟你结婚,这很遗憾,可能世界上绝大部分事情最终都只是遗憾。您遇到了一个爱您的人,您也爱他,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请相信我,小姐。”

    “爱太虚无了。那么您呢?你曾经遇到过您爱的人,并且她也爱您吗?”

    他微微苦笑,“是的,我曾经遇到过。很幸运,但又非常不幸。我不希望您也如此不幸,我的小姐。”

    她没有回答,转而说“我想回去了。”

    晚餐之前陪着亨利埃塔公主在游戏室玩了一个小时。女孩子能玩的东西不太多,不提倡这么大的女孩玩牌,又因为个子还不够高,也不能玩台球。她们玩一种类似保龄球的撞球游戏,没有球道,用木制的圆球在地板上滚动,撞击前方摆着的木制圆柱。

    阿比盖尔还带她玩“跳格子”,跳格子这种游戏很早就有了,因为不限场地和人数,在乡下孩子中非常受欢迎,随时随地都能玩;贵族女孩也玩,游戏外设要珍贵一些,通常会用一个方型的银盒子。游戏规则也多种多样不固定,女孩子们都很喜欢玩。

    这种小孩子的游戏不用玩的太好,亨利埃塔自觉是大女孩了,起先有些不屑玩,不过后来还是抵挡不住一起玩游戏的快乐,高高兴兴的玩了起来。

    跟大郡主、亨利埃塔母女在一起吃了晚餐,吃过晚餐后,陪着大郡主和玛丽娅王太后玩了一会儿纸牌,达达尼昂来了,给她送了一条婚礼裙。

    大郡主随后便要她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

    婚礼定在明天上午,10点。

    菲利普派人送了两张银行本票来,一张是4万埃居,是她上次赢的钱的另一半;另外一张4万埃居,是给她的零花钱。

    双倍的快乐!

    4万埃居是20万里弗尔,加上从父亲房间里偷来的50万里弗尔,这么算起来,她手里居然有多达90万里弗尔,去掉买房子的4万,还有86万。这还不算她房间里两箱子金币。

    好像似乎大概,她也是有百万身家的小富婆了!

    快乐得不得了!

    这么说,她现在的钱足够买下一座城堡啦!

    不过城堡还不着急,要是算上路易答应送她的凡尔赛,她马马虎虎也算即将拥有半个凡尔赛呢。城堡或是宫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只要留下姓名,那就可以算在历史上有名字啦。

    她心情愉快的上床睡觉,美美的睡了一整晚。

    上午7点半,维罗妮卡叫醒了她。

    结婚当天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紧张的,在她看来就是走个过场。婚礼之后,达达尼昂大概会请同事们吃一顿——还是国王出钱,她用不着去。宫里上下应该都知道她结婚就是走个形式,她也就是个名义上的“达达尼昂夫人”,用不着去应酬丈夫的同事。

    玛丽为她梳头,维罗妮卡和克莱尔帮她穿好衣服。婚礼服是一条紫罗兰色的长裙,带有精致的白色蕾丝花边。

    选择珠宝可让她犯难了,达达尼昂没有送她什么珠宝,而路易虽然不会参加她的婚礼,但肯定希望她能戴着他送的珠宝。

    她挑来挑去,勉为其难挑了那条没戴过的蓝宝石项链,有点过于华丽;戴那枚蛋型蓝宝石带珍珠与钻石的玫瑰花型胸针;蓝宝石珍珠耳坠;蓝宝石配钻石的手链。

    玛丽将她的金发编成发辫,在脖子后面盘成发髻,从花园里摘了几朵小朵的黄玫瑰插在发髻上。

    房间里有一面足有两米高的穿衣镜,阿比盖尔对着镜子照了片刻,觉得这样参加自己的婚礼应该可以了。

    婚礼本身很简单,没有婚礼进行曲,也没有很多花样。

    两个十几岁的女童在她前面撒着玫瑰花瓣,克劳德挽着她迈向礼坛。

    她看了几眼座椅上的人巴伯利翁伯爵坐在第一排,看上去似乎有点激动;德·蒙蒂埃尔侯爵夫人在伯爵身边,一边微笑,一边又很嫌弃伯爵,难为她了;大郡主坐在另一边的第一排,旁边是亨利埃塔公主;

    阿多斯和拉伍尔父子坐在伯爵后面隔了几排,另外有一个正处在老年危机状态的老年贵族;克里斯汀和另外一个脸熟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少女坐在大郡主后面第二排;

    路易和菲利普都没来,洛林兄弟也没来。

    克劳斯带她走到礼坛前面,将她的手交在达达尼昂手中。

    神甫是她没见过的一位矍铄老头。说老头也不算,年龄比达达尼昂大几岁,相貌十分英俊,年轻的时候一定是迷倒万千少女的迷人青年,年长了也是个优雅英俊的老头。

    阿拉密斯。

    穿着神甫制服的阿拉密斯特别的禁欲又迷人呢。

    婚礼时间不长,阿拉密斯念叨了一番婚礼词后,达达尼昂先给阿比盖尔戴上戒指,接着阿比盖尔也给达达尼昂戴上戒指。

    但达达尼昂没有吻她,只是吻了她的脸颊。

    观礼群众也很奇异的觉得这事理所当然,没有异议。

    礼成之后,达达尼昂和阿比盖尔、阿拉密斯都在婚书上签了名字,这就算国家和教会承认了。

    阿拉密斯对她微笑,“亲爱的达达尼昂夫人,您可真是嫁了个好丈夫呢。”

    阿比盖尔严重怀疑他在嘲讽她,但他语气特别真挚,又不像话外有话的样子。

    “小姐,这是阿拉密斯,我的另一个老友。”达达尼昂连称呼都没改。

    阿拉密斯颇是嘲讽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阿比盖尔,轻轻摇摇头。

    达达尼昂很快拉走了阿拉密斯。

    拉伍尔过来了。

    他神情憔悴,表情阴郁,“夫人,多谢您上次帮我送信,我感谢您。”

    哎呀!克里斯汀的回信她没有偷看,但看他现在的模样,全然一副饱受磨难的样儿,难道有什么变更吗?克里斯汀肯定会请求他等她,但男人嘛,尤其年轻男人,又是真爱她,肯定忍受不了。

    啧啧,可怜的拉伍尔!

    “您别这样,您这个样子,您父亲看了该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