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45章 第 45 章
    “好疼!笨蛋!”她猛拍他手。

    “快脱了。”

    “别弄坏了裙子, 这是我的婚礼服。”

    她背对着他,他便耐心的为她解开系带。

    “女人可真麻烦,”他嘀咕, “为什么要穿这么复杂的衣服?我该让人给你做一些比较简单的裙子。”

    那是因为这个时代没有拉链这种神器。拉链大大简化了服装的复杂性, 被称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她脱下裙子,爬到床尾, 仔细将裙子放在床尾的换衣凳上。

    菲利普爬过来, 为她解开了紧身胸衣,同样放在换衣凳上。她身上还穿着半截衬裙, 但衬裙下面就没有别的衣物了, 女人是不穿内裤的,无论贵族女性还是平民女性,为的是方便男人进入。

    她雪白的肩头圆润可爱, 肩胛骨也很可爱,一动一动的。他摸着她的肩胛骨,亲吻她肩头。

    “阿比。”

    “嗯?”

    “你不跟丈夫住在一起,我是不是可以随时来找你?”

    “只要你不怕再跟路易打上一架的话。”

    “他反正也不能真正打伤我。你说, 他是不是要气死?”

    “他生气?他有克里斯汀、有丽雅, 我才是要生气呢。”

    “说的没错!”手从她手臂下穿过去。

    “疼!你轻一点。”

    他将她放倒在床尾,很快脱了自己衣服,露出少年清瘦的身体, “我有点太瘦了, 我想……我应该更结实一点会比较好看。”

    少年看来很介意自己的身材没有雷尼奥好。

    “你这样就很好, 等你30岁了, 就会是一个很英俊身材又很好还很有经验的男人。”

    “我知道。我肯定会成为比雷尼奥更好的男人。”

    “你闭嘴吧。”

    他不再说话,压在她身上,吻了她好一会儿。

    女孩子的身体香而软,跟男孩子完全不一样,跟年轻的洛林也不一样,小洛林是长得很美,很像女孩,但他不是女孩,没有女孩子这么柔软的身体,也没有隆起的胸部。

    她的身体很快就变得炽热。

    这样应该就行了,雷尼奥说对女人要温柔,不能弄疼她。

    (此处应有托马斯小火车)

    她的金发编结成了发辫,颇是散乱,他疲惫又满足的喟叹了一声,脸庞贴着脸庞,“阿比,你喜欢吗?”

    “还行。”

    唉!这种事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雷尼奥当然是极好的,菲利普就尚嫌稚嫩了。不过她也没有更多的经验,取样范围太小。

    都没有跟雷尼奥多滚几次床单他就被迫离开,深感遗憾。

    像他那样胆大又活好的男人可能为数不多,唉!

    等她正式成为国王的情妇之后,只怕就没几个男人胆敢跟她滚床单了。

    想想好亏啊。

    路易这个大猪蹄子就可以有很多情妇,还没人会说他什么,她是女人,又不是国王,肯定不能像他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不公平!

    “在想什么?”

    “在想——该叫人送水进来,你清理一下再回去。”

    “我不能留下吗?很晚了。”

    “你是殿下,你想留下就留下。”

    “你可真好。”他在她脸庞上响亮的吻了一下。

    阿比盖尔披上睡袍,掩着衣襟,下了床,开门,叫女仆去打热水。

    菲利普裸着下了床,打着呵欠在她房间里找来找去。

    “找什么?”

    “找尿壶。”

    “卧室里没有,你去浴室。”

    “真不方便。”他嘟囔着,“你该放一个尿壶在你房间里。”

    “我又不用,放那个干什么?”

    他便这么露着光屁股从外面起居室去了浴室。

    维罗妮卡假装没看见一个少年裸男从她面前走过。

    “送过去给殿下,让他洗过再过来。”阿比盖尔指着少年裸男。

    “是,小姐。”维罗妮卡拎着热水壶跟了过去。

    “阿比。”菲利普回来了,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我好困,我想睡觉了。”

    “睡吧。”她也困了,打了一个呵欠。

    他手臂搭在她腰上,“达达尼昂是你名义上的丈夫,我是你实际上的丈夫,是不是挺好的。”

    “别废话了,快睡觉。”

    “你怎么这么凶!你一点都不像……别的、别的女孩……”他很快睡着了。

    阿比盖尔也很快睡着。

    睡到凌晨,被一阵疼痛弄醒了她。她迷迷糊糊的“别吵醒我,菲利普。”

    更用力了,她疼得喊起来,“好疼的!”

    一睁眼,不是菲利普,而是路易。

    她愣了一会儿,“路易?”

    路易出奇的很冷静,居然没有当场暴走。

    “我的王弟能在床上满足你吗?”

    “还行。”

    “那我应该比他好一点,也许是好很多。”他猛地掀开被子,露出两个年轻美丽的酮体。

    菲利普还在熟睡。

    路易俯身压在她身上,低声说“不许喊出声,不许吵醒他。”

    他狠狠的吻她,很熟练的抚摸着她的敏感带。

    “瞧你,你是不是想让我狠狠的上你?”

    “才、才不想呢。”她含糊的说。

    “是吗?你的嘴里说着不想,身体却很诚实,你说,我是相信你的嘴,还是相信你的身体?”

    “你下去!我现在不想。”

    “真的不想吗?菲利普都可以,为什么你却总是拒绝我?”

    “因为、因为你是国王。”

    “国王也是男人。”

    “你的其他女人不能满足你吗?你确定你的身体还行吗?”她气喘吁吁。

    “行不行,你尝试一下就知道了。”

    她来不及喊出声,就被那种奇异的欢愉弄得浑身酥软,低声喊着他的名字,“路易……路易——”

    接着她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他被打得愣住了,怒火腾腾,“你这个胆大的女人!居然敢打我!”

    “就打你。”她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我没有同意。”

    “但你也没有反对,对吗?”

    “你、哎呀,你真无赖!我本来想、想我们的第一次在凡尔赛,就我们两个人。”

    “可我就是要今天、现在。我是国王,是你的国王,我说了算,你不许反对。”

    她紧紧抓着他手臂,“你是我的国王,那我呢?”

    “你是我的心,我最爱的小玫瑰。”

    菲利普已经醒了,但不知道是不是该睁开眼睛,表示“我醒了”。

    啊啊啊!王兄的体力很好呢!阿比盖尔的呻吟声似乎……听上去格外诱人,是因为他不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而是奇怪的在他们身边被迫围观的可怜的弟弟?

    他其实不太记得他和阿比盖尔、雷尼奥的那一次了,大概因为太快乐,于是只记得肉体上的快乐,反而不记得细节。

    做爱这种事情嘛,雷尼奥显然很有经验,王兄的经验也不少,阿比盖尔好像很舒服,他胡乱想到她曾经说过,女人得到满足很难,但得到的欢愉比男人多;男人嘛,更简单直接一点,很多男人就不太在意过程,只需要最终的结果就行了。

    她真的很奇怪,有许多理论知识,但很明显实践知识一点也不多。

    路易全神贯注在这件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上,汗流浃背,而如入云端。

    (此处也有托马斯小火车,脑补脑补)

    路易喘着粗气,身上都是汗水。

    “王弟,你早就醒了,就别假装了。”他平复了一下呼吸,拍了拍菲利普的脸。

    菲利普这才睁开眼,“王兄,你真讨厌!我想着至少今晚阿比是属于我的,你不能连这么一点要求都不肯满足我。”

    “得了,别说这种傻话。我没有狠狠揍你一顿已经算是我这个哥哥对弟弟的宽容。现在,阿比是我的女人了,你不准再上她的床。”

    “这事你说了不算,只有她才有决定权。阿比盖尔——”

    “闭嘴,都闭嘴,我好累。”她累得只想闭上眼继续睡觉。

    菲利普迫于国王的淫威,委委屈屈的离开了。

    身边的男人换了一个,阿比盖尔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她想起床清理一下,被路易按在床上,“别洗,留着。你要是怀孕了,就会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你们男人为什么总觉得一次就能有孩子?”真是男人的迷之自信。

    “会有孩子的,我的孩子。”想了想,又改口“我们的孩子。”

    “烦死了,睡觉!”

    他其实很疲惫,但精神却又出奇的有点亢奋,还不能睡着,于是也不让她睡觉。

    “阿比,我是不是很不错?”

    “还行。”

    他按着她的纤腰,“明明是很不错。”不服气呢。

    “克里斯汀每次都会哭着说不要了不要了——啊!你怎么又打我?你这个疯女人!”

    “叫你在我面前提别的女人!你该打!”好气啊!都不想睡觉了。

    “我就要说!谁叫你一直拒绝我?你不上我的床,我只能去睡别的女人,我又不可能憋着——”

    她大怒,“憋着!”

    “放屁!你不可以要求你的国王。”

    “你才放屁!你希望我怀孕,可要是怀孕了,总有一段时间你不能上我的床,难道你要在我怀孕的时候去睡别的女人?”

    “那当然了。”

    她气得使劲打他,“你滚吧!现在就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