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48章 第 48 章
    这种感觉居然很不错, 他想,他俩大概是这座王宫里最奇特的一对“夫妻”了。

    她挽着他的手臂,个子只到他下巴, 她漂亮的金发在月光下也似乎在闪闪发光。

    “小姐, ”他轻声说“您要快乐,要获得幸福, 虽然……王宫之中很难获得‘幸福’。陛下要是不懂得珍惜您, 那才是个傻瓜呢!”

    “他确实是个傻瓜。”

    “您要原谅他,他不懂怎么追求像您这么可爱的女孩。”

    “确实, 他是国王。”

    达达尼昂低头笑了笑, “确实,但他也只是一个20岁的年轻男人,他不是什么都了解, 尤其……爱情。”

    “国王会有爱情吗?”

    “会的,每个人都有爱情,一旦他找到心爱的那个人,就会全然付出他的爱情, 至死不渝。”

    他送她到卧室门口, 站在门口,吻了一下她额头,“晚安, 可爱的小姐。”

    “晚安, 我的丈夫。”她调皮的笑笑。

    有三名女仆的烦恼就是, 女仆们在暗暗争夺她的“第一女仆”的职位。

    其实没有这个职位, 但每个女仆都想成为她的亲信。

    维罗妮卡自认是巴伯利翁家的女仆,伺候过小姐,具有先天优势;玛丽自认是巴黎土著,又在卢浮宫有良好的关系网,对小姐,啊不夫人在宫中活得滋润大有帮助,把自己的定位放的很高;克莱尔则认为自家男主人差点成了小姐的丈夫,只要男主人再回到巴黎,小姐就会跟男主人旧情复燃,所以也把自己的地位搞的很准,就是要成为小姐最好的女仆。

    不过目前看来,还是玛丽的优势比较强,毕竟另外两个都是外地人,巴黎人口中的“外省人”或者再贬低一点,“乡下人”。

    三名女仆分担了杂事,维罗妮卡负责卧室里的事情,克莱尔负责卧室之外的事情,玛丽跟她外出,晚上值夜。分配的还算合理,三名女仆都没有什么异议。

    洗澡就归克莱尔伺候。克莱尔为她洗头,手势很温柔。

    “雷尼奥还没有写信来吗?”雷尼奥已经走了4天。

    “还没有。”

    “他要是明天还没有信送过来,我就要写信去狠狠骂他。”

    “少爷一定会给您写信的。我就怕……说不定被陛下扣下来了。”

    “不会,陛下没有那个闲情。”

    “那就是还没到,您别着急,也别生气。”

    “你在雷尼奥身边多久了?”

    “我的母亲是他的乳母,我12岁就在伯爵家工作。”

    那还真算是很信任的仆人了。

    “你见过那个孩子吗?”

    她说的没头没脑,但克莱尔也立即听懂了。

    “见过,我跟着少爷去看望过孩子和她的母亲。”

    “孩子的母亲是什么人?”

    “她家家境不好,是男爵之女。少爷有几年很喜欢她,不过孩子生下来之后,少爷就很少去了。”

    “她结婚了吗?”

    “结婚了,但很不幸,丈夫死的很早。”

    也是很惨了。

    私生子向来被人鄙视,在这个时代如果生母或生父经济能力不够,私生子的前途通常都不怎么样。极少的例外就是君王的私生子了,有的君王甚至会公开承认私生子,将他们合法化,这样私生子就成为有爵位有封地有头衔的合法子女,婚嫁都很不错,这就是私生子的顶端了。

    雷尼奥的私生子这件事颇令她有点不爽,不过至少说明他的生育能力没问题。路易虽然有不少情妇,可至今还没人生下私生子,不禁让人怀疑他的生育能力。

    她想着要不要用这件事情取笑他,他准能气死。

    想想就很好玩。

    路易在午夜之前过来了。

    他十分抱怨,“我要走半个小时才能过来!你快点搬回去。”

    “你想见我,就要走半个小时。你要是连半个小时都不愿意走,以后就别过来了。”

    他很机智的说“我是不想浪费这半个小时。你想想,这半个小时我们用来在床上玩,该多好!”

    “玩什么?”

    “玩你。”他莞尔一笑,在她脸庞上吻个不停。

    “玩你。”她说。

    “好啊,你请随意。”他一下子躺下,抓着她的手放在胸前,“帮我脱了衣服。”

    她为他解开衣服上的纽扣,露出里面的白衬衣。

    “你的仆人今天送来了你的睡衣,你要换上吗?”

    “用不着换,我喜欢不穿任何衣服睡觉。”

    “是吗?”

    “尤其是抱着你,更不需要穿衣服。你也不需要穿衣服。”他摸着她睡裙,拽了好几下,“快脱了。”

    “你懂什么。女人需要穿着一点衣服,这样才好看。”

    “没有这种说法。你要么穿着华丽的长裙,要么一片布块都不要穿。对了,我叫裁缝明天来给你做几条裙子,还有搭配的鞋子。”

    “谁付钱?”她故意问。

    “那还用问吗?”他坐起来,摆弄她的头发,为她脱了睡裙。

    她的睡裙下没有别的衣物,露出姣美的酮体雪白的肌肤,纤细的腰肢,修长的手臂和双腿。

    他在她雪白的大腿上用力拍了一巴掌,她腿上很快浮现一个微红的掌印。

    “好疼!”

    她马上还手,在他胸口猛拍了一下。

    “哎哟!”他装模作样的喊疼。

    “我今天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你说,你从15岁到现在,睡过这么多女人,为什么没人怀孕?是不是你不行?”

    他手指用力,狠狠捏了她一下,“你真是胆大,居然胆敢质疑国王的能力。”

    “好疼啊!”她在他胸口蹭来蹭去。“你说,你要是不能让我怀孕怎么办?”

    他似乎有点羞愤,还有点……羞愧?

    “我要把种子充满你的花房,让你给我生个孩子。”

    “我看你不行。”

    “谁说的?”他羞恼的说“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

    阿比盖尔很惊讶,“谁生的?宫里没人提到。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撒谎了?”

    “国王从不撒谎。”他哼了一声,“当然也不会主动说。没什么好说的。”

    “是谁?”

    他不太情愿,“别问了。”

    她觉得奇怪他好像真的不愿提及。

    做个简单推理,宫里住着的贵族女性不少,怀孕的女性每年都有,但还真没有听说谁肚子里的是国王的种;怀了国王的崽在宫廷里虽然是丑闻,但并不致命,而路易不愿意说出到底是谁,只有一个可能孩子的生母地位很低,甚至可能是女仆之类。

    “你不肯说,我就去问邦当。”

    “邦当不会告诉你。好了,别问了,”他又不耐烦起来,“我肯定能让你怀孕。”

    他抱起她,放她坐在他腿上,“今天,我们该尝试一下其他姿势,换你在上面。”

    国王一连10天都在晚上去皇家宫殿,第二天早上才回来。于是,人人都知道,达达尼昂夫人现在是国王最宠爱的女人。

    人人都在说,国王什么时候会宣布达达尼昂夫人为“aitresse en titre”。通常这位“王室情妇”或者说“首席情妇”是在国王婚后才有的,但婚前就有也不是不可能。

    菲利普很是怨念,他这10天都没能再去阿比盖尔房间,王兄白天夜晚都占据了她,通常大半个下午和晚上都跟她在一起,他要想见到她,居然只能在母亲那儿才能短暂的见到她。

    “王兄一直都这么霸道,”他对阿比盖尔抱怨,“从小我就什么都让着他,现在就连你也要让给他。”

    “说什么呢?”

    “说今天下午你别跟他出去骑马了,我也不去,我要去你的房间。”

    “王太后陛下不准我跟你上床。”

    “她管不了我,当然也管不了你。”

    “你最近不是常跟骑士在一起吗?还有芒西尼家的男孩。”

    “别提那个芒西尼了,”菲利普皱眉“他其实根本不喜欢男人。”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你好像说过,他带你领略了另一种做爱方式。”

    他懒洋洋的,“是这样没错,可他本身不喜欢男人,现在几乎不愿意见到我。”

    她琢磨了一下,“是因为主教大人?”

    “我不想弄明白,弄明白也没有什么意义。阿比,我和骑士找了别的女孩一起玩,可是好像我对她们都没什么兴趣。”他很烦恼,“我可能是有什么疾病。”

    她想笑的,但还是严肃认真的说“不会,你没什么毛病,你是个甜蜜又可爱的男孩。”她捏着他下巴,飞快的吻了他一下。

    奥地利安娜坐在壁炉前面和德·蒙蒂埃尔侯爵夫人、克里斯汀在玩纸牌,假装没看见他们的小动作。

    “说好了,你下午待在房间里,我过去找你。”

    “好吧,我今天也不想出去骑马,这几天学骑马我的腿都疼了。”

    “明天是我生日,明天你也要陪着我。”

    “好。我让邦当按照我的意思为你准备了游园会,明天我们可以好好玩玩。”

    菲利普很高兴,正要说什么,就听德·蒙蒂埃尔夫人惊慌的喊起来“德·拉瓦利埃尔小姐!”

    阿比盖尔闻声转头看过去,就见克里斯汀从座椅上滑下来,晕倒在壁炉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