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50章 第 50 章(营养液7000加更)
    菲利普抱着她的腰, 迷迷糊糊的问“怎么起来了?”

    “去撒尿。”

    “快点回来。”

    阿比盖尔下床穿上睡袍, 走出卧室。

    房间布局很不合理,浴室和洗手间是在一起,但不在卧室隔壁, 真不方便。

    菲利普听到她走出房间,立即也下了床,到隔壁衣物间找到克莱尔, “拿给我看。”

    克莱尔还在迟疑,菲利普便一把掐住她脖子, 冷冷的说“我就是现在杀了你, 你的主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小姐也不会责怪我什么。”

    克莱尔颤颤巍巍的掏出钥匙。

    “打开。”

    克莱尔从墙边的一只多斗柜最下面抽屉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铁盒, 开了锁, 取出一封信。

    “雷尼奥写了几封信?”

    “两封。”

    他接过信, “另一封信也给我。”

    他看的很快, 雷尼奥的信本身写的也不长, 几分钟便看完了。看完之后,照样折好,递给克莱尔,转身出去,又回到床上,躺好。

    可恶!

    他哀怨的想着, 雷尼奥没有给他写信, 也没有在给阿比盖尔的信里提到他。

    他心里窝着火, 闷闷不乐。

    简直要哭了。

    阿比盖尔回来了,到衣物间换衣服,“菲利普,起来吧,6点了,路易快过来了。”

    “那又怎么样?”嘴里虽然这么说,还是乖乖起床,穿好衣服。“我也要仆人把我的一些衣服放在你这儿,王兄都把睡衣拿来了,我也要。”

    “那你要征求路易的同意。”

    “他根本不会同意!讨厌的路易!”他发泄的踢翻了梳妆台前面的雕花靠背椅。

    “你在干什么?”

    克莱尔小声说“殿下踢翻了椅子。”

    “踢坏了你要赔我一把新椅子。”

    菲利普又笑,“好,赔你一打新椅子。克莱尔,你别在那里傻站着,过来帮我穿衣服。”

    男式服饰没有那么复杂,自己也能穿。克莱尔过去之后,他便用自以为最凶狠的眼光瞪着她,压低声音,“不许告诉小姐,不然——”他在脖子上做了个手势。

    阿比盖尔和菲利普先去了大郡主那边,陪她玩了半小时纸牌。路易过来的时候,见堂姐、表妹、弟弟、情人正待在牌桌边,便觉得这副场景十分和谐,像是一个和和睦睦的大家庭,兄弟姐妹友爱和善。

    “能带我玩吗?”他笑着解开披风,随手递给邦当。

    “路易,”亨利埃塔高兴的向他招手,“快来,我不知道该打哪一张。”

    对一起长大的小表妹他还是很和气的,走到她身后,从她手上抽出一张纸牌,“这张。”

    “我是不是赢了?我赢了!”亨利埃塔开心极了。

    “你又赢了。明天再玩。”大郡主放下纸牌,“陛下,您要玩吗?”

    亨利埃塔热情洋溢,“路易,来玩牌!”

    他笑着坐下。

    菲利普偷偷对阿比盖尔甩着眼色,她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跟国王玩牌很考验技巧,不能赢,但最好也不要输的太多,谁输了都不会太高兴,在这种小事上用不着非得争个胜负。他们用现金做筹码,每个人手边都有一小堆金路易。玩着玩着,阿比盖尔和亨利埃塔手边的金币越来越少,都跑到路易和菲利普手边去了。

    亨利埃塔还没有财务自由,零花钱很少,输钱了不高兴,可怜巴巴的看着路易。

    “得了得了,你看你就要哭出来了。这些都给你。”路易很是大方,将自己手边的金币全都推了过去。

    “陛下跟克劳德玩过纸牌吗?”

    “还没有。他纸牌玩的好吗?”

    “玩的不错,不过要是跟您玩牌的话,他不敢赢。”

    “那我可以特别准许他。再说,我牌品很好,即使输钱我也不会发火。”

    “是吗?可是大郡主不是这么说的。”

    “那是小时候嘛。”他有点不好意思。有个年长许多的大堂姐的坏处就是她记得你小时候做过的傻事。

    “不玩了。几点了?”她问仆人。“该吃晚餐了,对了,陛下,明天的游园会您要参加吗?”

    “参加。”

    “听说会有不少年轻小姐参加。”这种王宫主办的大型活动是最好的相亲场合,贵族夫人们总要带已经到适婚年龄的小姐参加。

    路易起先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特地点出这一点,想了想才明白,“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可爱的美人。”

    “没准会有。”很淡定。

    “但都不会比你更美丽。”

    她得意的昂起下巴,“那当然。”

    他拉过她的手,倾向她,飞快的吻了一下她脸颊。

    亨利埃塔羡慕的看着阿比盖尔,“你们总是亲来亲去,亲亲是什么味道?”

    “就是这样。”菲利普也倾向她。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亨利埃塔摸了摸脸,随即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亲亲这里。”

    菲利普便凑过去,捏着她的脸,在她唇上亲吻。

    阿比盖尔想着他俩从小在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又是表兄妹,至少菲利普不会讨厌她,这可要比路易跟另一位表妹的婚姻幸福多了。

    亨利埃塔不算早熟,14岁,不大不小的年龄,玛丽娅王太后可能还没有教过她男女之间的事情。阿比盖尔是14岁半的那个冬天,来了生理期后,母亲就教了她一些。亨利埃塔还只是孩子,因为据公主的侍女透露,公主还没有初潮。

    女孩子的初潮是大件事,玛丽娅王太后有点焦虑,担心亨利埃塔初潮来的太晚。

    她想着自己的生理期似乎大概也该到了。

    这个时代的女性护理用品乏善可陈,睡相不好会弄得床单上都是血,堪比凶案现场,再小心也没用。她刚到卢浮宫没几天就来了生理期,结果那几天她的活动范围就没超出奥地利安娜的寝宫。

    女人没有内裤可穿,但会有短衬裤,这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总之,仍然是很不方便很麻烦的几天。在家里她可以躺在床上不随便乱动,床上垫着棉花絮的垫子,不方便还是不方便,可是比走来走去好一点。

    女人可真麻烦!

    男人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也不会承受怀孕的痛苦和疲惫。

    想想克里斯汀,她也才18岁呢。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家了,不知道她和拉伍尔能不能顺利结婚?

    拉伍尔要是认为克里斯汀已经“不纯洁”了,抛弃她,也不能算有错,毕竟是克里斯汀无法拒绝诱惑在前。但克里斯汀也没有什么错,毕竟,拒绝国王是不可想象的。国王可以强迫她,而这个时代根本没有“国王强奸别人”的概念。国王想要享用某人的身体,那是天经地义的,是上帝赋予国王的权力。

    女人可真惨!

    她不太高兴。

    “你怎么了?不好吃?不喜欢吃?还是杂耍不好看?”路易习惯就着杂耍或是舞女的舞蹈用晚餐。

    “吃饱了。”她没精打采的。

    “你这几天精神好像不是很好。”

    每晚要折腾小半个晚上,她睡眠不够,精神能好才是奇怪。

    “我睡得太少了。”

    他伸手摸着她大腿,她不耐烦的拍他手臂,“拿开!”

    “我要他们准备一些甜点,等会儿到你床上吃。”他低笑着说。

    臭流氓!整天就惦记着一件事情!小心精尽人亡!

    她心里翻着白眼。

    另一边的菲利普心里也在翻白眼,不过又有点得意王兄完全没有发现我下午做的事情!

    他隐约明白到他其实可以无视王兄的警告,也可以不在乎母亲的告诫。母亲实际上没怎么管他俩,他就是在母亲面前亲吻阿比盖尔,母亲也不说什么。

    阿比盖尔就更不在乎了。

    他心里是很得意的,阿比盖尔愿意跟他一起玩点新花样,这带给他一种不同的体验。之前他认为自己只喜欢男孩,但现在看起来,他不是不喜欢女孩,而是对女孩的要求很高,普通女孩他看不上。

    阿比盖尔有什么不一样的呢?他说不上来,只觉得她什么地方都跟其他女孩不一样。

    也许是她的大胆?和放肆?

    也许是她诱人的美丽?

    或是——身体?

    跟她在一起的体验是极为愉快的。做爱其实不外乎就那么回事,但有的人就是能让你欲罢不能。

    他想着今晚是没他什么事了,但明天——明天他一整天都要跟阿比盖尔在一起,他新发现了一个很妙的地方,想带她一起过去玩玩。那一定不同寻常,她会喜欢的。

    于是他现在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哥哥。

    “你明天晚上别过来了。”阿比盖尔松开发辫,让维罗妮卡给她穿上睡裙。

    “怎么了?你晚上要接待别的男人吗?”路易难得的开着玩笑。

    “不是。我明天……可能不方便。”

    “到底什么事?”

    “就是……女人每个月都有的那几天。”

    “——那好吧。明天白天?还是晚上?”

    “不一定,任何时间都有可能。”想着明天游园会呢,哎呀,这可不太妙。

    “很准吗?”

    “差不多,就这两天了。”

    “那我这几天怎么办?”他苦恼的说。

    “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