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68章 第 68 章(评论1500加更)
    要是按照电影剧情, 阿拉密斯是奥地利安娜的亲信——好像也能说的过去。

    经过她身边, 阿拉密斯出乎意料的对她轻轻点头。

    她很诧异,但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 他已经快步离开。

    “阿比盖尔……”奥地利安娜勉强一笑。

    “陛下。”

    “过来,陪我走走。”

    她过去挽住奥地利安娜的手臂。奥地利安娜异常沉默, 一路都没说话, 一直走到圣心小教堂,跪在礼坛上, 低声祷告。

    阿比盖尔没有跟着她跪下,而是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坐在第一排长椅上。

    小教堂里没有人,神甫也不在。

    奥地利安娜的声音低沉, 不知在念什么圣经篇章。

    阿比盖尔有点无聊。

    她的宗教信仰不怎么牢靠, 并不相信只需要向上帝祷告就能得到宽恕,这些人都是“先犯错再求上帝宽恕”的心态, 因为上帝是无私的,必定会爱世人——实在不行, 你还可以买赎罪券啊。这不是瞎扯淡吗?

    要是没猜错的话,阿拉密斯是来告诉奥地利安娜一件秘密——另一个菲利普的事儿。最近巴士底狱人满为患, 路易应该会转移“那个”菲利普。

    欧洲起名习惯, 家族内同名特别多,要是有孩子夭折了, 之后再生的同性别孩子, 往往会沿用那个夭折孩子的名字, 菲利普的名字就是得自那个他自己不知道但路易知道、母亲奥地利安娜知道的二哥菲利普。

    想到路易的双胞胎弟弟,她的思路又歪了,想到奥地利安娜生了双胞胎,罗莎琳娜也生了双胞胎,她没准也会生双胞胎——

    忽然有人在她耳边低语“亲爱的夫人,您好像从来没有向我忏悔过。”

    “我有必要一定要向你忏悔吗?”

    “我瞧您不太敬畏上帝。”

    “没准我只是厌恶某些神甫。”

    阿拉密斯冷冷的一笑,“您在教堂里说这种话,未免也太狂妄了。”

    他用力抓住她手腕,她只好站起来。

    阿拉密斯带她走到忏悔室前面,示意她进去,自己随后进了另一边。

    “亲爱的夫人,现在您可以开始忏悔了。”

    阿比盖尔张口结舌我特么的才不要向你忏悔呢!这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阿拉密斯见她许久不说话,便说“我的孩子,上帝爱每一个人,只要你意识到你的错误,诚心忏悔,万能的主将既往不咎。”

    “我有错吗?”

    “您已经是有夫之妇啦。”

    “噢,那又怎么样?”这个家伙真是吃多了!

    “您只要忏悔,就还是一位可爱的夫人。”

    此人有病!阿比盖尔懒得理他,直接站起来准备走人——忏悔室的门居然从外面锁上了!

    她气得瞪眼“开门!”

    “您只要诚心忏悔,门自然会开。”

    “我会让路易把你关起来,就关进巴士底狱。”她狐假虎威。

    “您和我们的好国王之间的事情,在上帝面前就像是积雪上的灰尘。”

    “你那是什么比喻?你是在为你的朋友出气吗?你该去问问达达尼昂需不需要你为他出头。”

    “达达尼昂是个好人,也是个傻瓜。”

    她没接话。

    阿拉密斯有点不耐烦,“看来您对什么是‘妻子的义务’了解的不够深刻。”

    “你很讨厌。你为什么要管——要管我和路易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你是达达尼昂的朋友,不是他父亲!”

    阿拉密斯怒了,“注意您的言语,年轻的夫人!”

    “我以为你是一位骑士。”

    “我是主的仆人。”

    “那你就该老老实实待在教堂里,不要去管国王的卧室!”

    “国王是上帝的孩子,国王还很年轻,他总有做错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说,他错了,还是我错了?”

    “您和陛下都做错了。”

    阿比盖尔心说要论诡辩,你可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你说的不对。国王是上帝的孩子,他是不会做错的。既然他没有错,那么我也就没有错。你现在说我做错了,陛下做错了,那么就是说,上帝也错了。但上帝全知全能,上帝怎么可能错呢?所以,陛下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你,神甫。”

    阿拉密斯被她的逻辑弄糊涂了确实,这个逻辑链完美无缺,上帝不会有错,所以国王没错,她也没错。

    他想了想,“上帝说,做妻子的要侍奉丈夫,以丈夫为主人,女人的天性是服从,您已经是妻子了,就要侍奉您的丈夫,不要让您的丈夫遭受屈辱。”

    这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啊!

    “如果我的丈夫也要求我顺从他、侍奉他,那么,你再来要求我忏悔吧。”她用力踢着门,阿拉密斯不得不赶紧出来给她开了门。

    她扬起下巴,得意洋洋的从他面前走开。

    晚餐的时候她便给阿拉密斯上眼药,用不着夸大其词,只要实话实说就够了。

    路易果然很恼怒,“他可真是老糊涂了!居然以为自己可以随意指责国王!我明天会找他谈谈的,他要再敢对你胡说什么,你用不着理会他。”

    他心里则是在想,阿拉密斯对母亲说了什么话,以至于母亲居然要去教堂忏悔,这事必须弄明白。

    “他多管闲事!神甫都是这样的吗?”

    “国王的事情轮不到一个神甫说什么,他也无权指责你。”指责情妇的存在就是指责国王的“荒淫”,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你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他还不是红衣主教,就这样看不起你,是不是觉得你还太年轻了?”

    路易面露不屑,“这帮老糊涂!总以为之前侍奉过父亲,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

    “我的看法是,你觉得他们说的不错的意见,可以听听,但要是你不喜欢,就用不着听。”

    路易笑了,“你说的没错。好了,别为了一个老糊涂说的废话不高兴。他——”他皱眉,“他是为了达达尼昂,对吗?”

    “他是为了他自己,达达尼昂从来没有为此气恼过。”

    “说说看,他真的不生气吗?从来没有生气?”

    “没有。队长人真的很好。”

    “他没有碰过你,对吧?”

    “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他?”

    “大概因为,他也是男人。”他捏了捏她下巴,“你的美貌能让任何男人动心,我不相信他不想行使丈夫的权利。”

    “他没有。邦当没有向你汇报过吗?队长很少见到我。”

    路易放下刀叉,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手指卷着她头发,“我现在相信他是真的对我十分忠诚了。如果他反悔了,对你有什么丈夫的举止,你告诉我,我会惩罚他。”

    “你前面说着相信他,其实还是不相信。你真的很多疑。”

    “那是因为你,要是有机会上你,每个男人都会愿意付出一切。”

    “那么,我的陛下,您呢?”她叉了一块甜瓜,塞进他口中。

    “我也愿意。”他含糊的说。

    国王派人召见阿拉密斯。

    他匆匆来到国王的小候见厅。

    年轻的国王有一头金棕色的美丽长卷发,相貌俊美,笑容很是亲切,但沉着脸就会显得冷酷无情。

    此时国王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

    “阿拉密斯,”他灰蓝色的眼眸冷静的看着阿拉密斯,“你今天对达达尼昂夫人说的话,令她很不高兴。我想你不应该再惹她不高兴,要是你再敢对她说一些奇怪的话,你就滚出巴黎,到死都不要回来。”

    阿拉密斯惊愕的看着路易,“陛下——”

    “你无权干涉国王卧室里的事情,你太自大了,也太狂妄了。你是想成为另一个马萨林吗?可你甚至都不是主教!”他盯着阿拉密斯,“你今天对母亲说了些什么?是那个人吗?这件事情你应该只向我一个人汇报!”

    “陛下,铁面人病了,病得很严重。”

    路易蹙眉,纠结又烦恼“你早该向我汇报!”

    “巴士底狱现在满员了,空气污浊,食物匮乏,他的身体又一直不太好,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太阳,身体很差。”

    路易沉思了好大一会儿,才说“我本该让他死掉,但他要是死了,母亲——”

    他走来走去,又想了好一会儿,“我给你写一道手令,你去把他转移出去,去——凡尔赛,你带人亲自看管他,不许他死掉,也不许他出任何事情。绝对不许拿掉他的面具,你甚至可以给他重新打造一个银或者金面具,但除了你之外,不许有第二个人见到他的脸。”

    他站到阿拉密斯面前,“他如果死了,你也会死。他活着,你才能活着。”

    阿拉密斯点点头,“遵命,陛下。”

    路易很快写好了手令,盖上国王的徽章戒指。

    “去告诉我的母亲,我不会看着那个人死掉,请她不要悲伤。”

    阿拉密斯接过卷成小卷的手令,沉默的微微鞠躬,随即告辞离去。

    路易想着这事就很心烦。

    他不能让那个本该死掉的弟弟真的死掉,母亲答应他不去见那个菲利普,条件是他不能弄死自己的弟弟,也不能把他扔在那儿等死。他很明白死掉的人才没有威胁,但他又不能真的不顾母亲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