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84章 第 84 章
    站直了肚皮很平坦, 躺下摸摸, 小腹那儿有一个小小的硬块,很小。想着一个孩子正在她的肚子里慢慢孕育, 实在很让人惊讶。

    大郡主是个未婚大龄女青年,但不知道有没有谈过恋爱。奥尔良公爵封地下属的那些中小贵族别想娶到大郡主,大郡主的丈夫只能是王室或有王位继承权的公爵, 而英国、西班牙、奥地利都没有年龄合适的人选,就是有年龄合适的人选, 对方也会嫌弃她不是10年前就开始议婚, 如今她已经年过30岁,已经不是最佳生育年龄的年轻女人了。

    路易没有说过这一点, 是阿比盖尔自己想到的,很简单, 看一下本世纪王室公主以及有王位继承权的公爵之女的结婚年龄就能得出结论了。大郡主10年前是最好的新娘人选, 但是一旦错过,就在婚姻市场上失去竞争力了。

    而明白了有钱能做到什么的大郡主, 现在已经不想结婚。

    阿比盖尔很佩服大郡主,能在这个时代顶住压力就是不结婚的女人不多。大郡主只是丈夫人选减少,不是根本嫁不出去,想找个丈夫对她这种自带爵位自带数百万家产的富有女人来说不是难事, 男人挑剔她不是最佳生育年龄,她还要挑剔对方穷鬼一个呢。

    “就这样, 我现在成了让王太后陛下头疼的人物啦。”大郡主轻笑, 自嘲的说。

    阿比盖尔挽着她手臂, 哈哈直笑,“我瞧您这样正好,谁也管不着您,您想做什么都行,只要您高兴。哎呀!这种生活真不赖。”

    “瞧你这张小嘴可真会说话。”大郡主轻轻拧了一下她的脸,“我可是知道,很多人表面说羡慕我,一转身却在背后笑话我成了老处女。”

    阿比盖尔抿着嘴笑大郡主或许是他人口中的“老”,但是不是“处女”这事,嗐,王室不太在意贞操,大郡主应该也不会在意,她唯一需要担忧的是放纵肉体可能导致的后果——怀孕,其他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再说了,就算大郡主真的已经生过孩子,想来以她的手段,也一定能瞒的严严实实的。这个时代的女裙能尽量隐藏孕肚,有的女人直到快要临产不出门了,才有人知道她在家待产。

    阿比盖尔没有那么闲,整天惦记这些无聊八卦,她是真心羡慕大郡主的潇洒。

    她正在等着侍卫解开小船的缆绳,路易一开始还陪着她们在小广场溜达,现在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侍卫先扶了大郡主上船,之后扶了阿比盖尔上船,这只白天鹅形状的小船是她的最爱,大郡主觉得她的喜好还很小女孩,不过她确实还只是个不到20岁的少女,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10月底的天气不太适合泛舟,所以只是匆匆去湖心亭参观了一下,便回来了。

    “听陛下说你和他在湖心亭里玩的很高兴。”大郡主很淡定的说。

    嗐!这个狗男人又瞎说什么!怎么居然告诉别人这么隐秘的事儿呀!

    她有点脸红,“他说什么了?”

    “说——你是个害羞又胆大的小东西。”

    “哎呀!快别说了!”她慌张的阻止。

    “你跟陛下感情真好,我都羡慕了。”大郡主叹气,“我倒是想能像你这样,有个贴心又可爱的丈夫,可惜——”

    大概是“哪个少女不怀春”的心理吧,大郡主活得潇洒,但也不妨碍她会想要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其实要说起来,她和雷尼奥算得上青梅竹马,十几岁就认识。雷尼奥的性子跟大郡主的性子太相像,都是想要当家做主的性情,而爱情这种感情,总是需要一方或双方互相妥协;毫无妥协的,其实很难。

    路易算是对她妥协吗?好像也不算,毕竟他们现在算是热恋期,可能要再加上新婚期,路易对她还戴着滤镜,会将有关她的一切都粉红泡泡化,而当这种冲动激情退却,他就对她失去兴趣了。

    不过,谁还想着天长地久呢?

    晚上,舞会。

    达达尼昂为了这场舞会,提前几天便开始布防,从厨房到舞厅,将所有仆人都调查了至少两遍。仆人有从卢浮宫带来的,有枫丹白露本地的,还有各人自己带来的,来源复杂。

    调查最基本的就是查问三代,工作范围,要求仆人主管管理好自己手下的员工,不得去不在自己职责范围的区域,比如厨房仆人不得去楼上主人的住所;贴身仆人除非必要,不要去厨房;打杂的更是只许待在自己的工作场所,严禁随意乱走;

    蜡烛提前领出,放在厨房的储藏室,更换蜡烛的仆人要在规定时间内集中更换蜡烛,工作做完立即离开,不得逗留;

    许诺仆人们有权享用舞会上剩余的食物和酒水,这也是仆人们的特权,厨房主管一直私下里将宴会上原封不动的菜肴偷偷倒手拿出去卖,这也是中饱私囊的一个方面,邦当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但通常不管,你要允许各层主管都能在王宫里有点灰色收入,这样才能让人尽心服务。

    达达尼昂也是有灰色收入的,比如他要是负责宴会或舞会的警备工作,厨房主管就会给他提成一定比例的私下收入。除了菜肴之外,那些没用完的蜡烛也会被负责的主管拿走,负责宴会和舞会之后清洁工作的仆人默许可以拿一些蜡烛头回家,半支以上的蜡烛必须交给主管,出售这种半截蜡烛的生意也非常好,也要给提成给警备队长。

    达达尼昂倒是很公正,默许了这些行为,拿到提成,平均分给手下的火枪队队员和王家卫队的队员,自己留下的很少,有时候甚至一个里弗尔都不拿。

    阿比盖尔这个小妻子邀请他吃了两次晚餐,都是国王不在的时候;国王对他的工作很信任,但不信任他的人品,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警告他不许要求履行丈夫的权利,疑心很重。他也只能一脸严肃的请陛下放心,他对阿比盖尔的感情是将她当做女儿看待。

    国王听到这个说法的反应是冷笑了一下,但没有发表意见。

    舞会一如既往的热闹,衣香鬓影,珠宝闪耀。

    今天阿比盖尔打扮的特别美,穿了一条柠檬黄与海蓝双色的舞裙,一条蛋型蓝宝石配钻石的项链,稍大一点的蓝宝石吊坠垂在她雪白的胸口;金发编结成发辫,在脑后盘了一个精致的发髻,用蓝宝石和钻石的玫瑰花型发簪和蝴蝶发夹点缀。

    宝石的妙处在于衬托主人的美色,按照阿比盖尔的说法,珠宝是“高级奢侈品”,是“非必要消费”,但在王宫里,又是“必要消费”。

    她一整晚都在跳舞,以至于他担心她会太累。

    舞会很棒,跳舞很开心。一整晚跳了不知道几支舞,先是跟路易一起跳了开场舞,国王跳过开场舞之后,其他人才能下场跳舞,其实都是集体舞,也没什么分别。

    之后跟菲利普、洛林兄弟、克劳德、尼古拉斯都跳了舞,不过,还是和路易跳舞最多。

    路易跳舞跳得很好,所有宫廷中流行的舞步都会,乐感很好,艺术修养水平很高。很臭美,特别喜欢让画师给他画肖像画,每年至少要画两张官方肖像画,宫廷画师从来不愁没有订单,因为除了国王之外,王弟殿下、王太后陛下等等都会要求画官方肖像画。

    路易答应给她找个画家为她画肖像画,但不是现在的宫廷画家,而从巴黎找了一个名叫夏尔·勒布伦(charles le

    un)的画家,勒布伦之前在罗马学习了4年绘画和雕塑,他坚持要在生活中近距离观察普罗旺斯夫人,这样才能更好的工作,捕捉到年轻夫人的美丽。

    勒布伦也来了枫丹白露宫,在舞会上颇是活跃,阿比盖尔觉得他更可能是找个借口好参与到宫廷生活中来。据说勒布伦十几岁的时候就得到了前首相黎塞留的赏识,出资供他进修,并称他是法国少有的“天才少年画家”。勒布伦现年39岁,正处在一位画家技巧和创作的高峰期,但还不是宫廷画家。

    阿比盖尔的要求很多而且很高,要求至少要画一张静坐的肖像画,还要画至少一张舞会画,一张骑马画,一张户外游玩画,要是一张画画上2、3个月,光是她的几张画就够他画一年的。

    还要求全都要素描打底(这是必需的),她确认通过后,再画成油画。

    绘画是一项烧钱的职业,普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学习绘画的费用,原因是颜料太贵了。

    还没有工业化生产管状颜料的年代,画家都是用天然矿石颜料作画。群青色是昂贵的青金石,青金石是半宝石,蓝色是王室颜色,也就是说,如果有画家要给王室成员作画,光是青金石就是一大笔支出;红色是罂粟花籽油和胭脂虫尸体磨粉;紫色是海蜗牛腺体;木乃伊干尸磨粉制作出的木乃伊棕;以及牛尿液提炼出的印度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