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89章 第 89 章(评论5000加更)
    跟路易的脸几乎一模一样。

    “夫人。”现在, 他的声音很清晰了,跟路易的嗓音也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神情还是很局促,十分羞怯。

    “坐。”她指着他腿后面的靠背椅。

    阿多斯将另一张椅子放在她腿后面。

    她坐了下来,“听说你生病了。”

    “——是。”铁面人迅速看了一眼阿拉密斯。

    “别看他,看着我。他们应该教过你,跟别人说话要直视对方的眼睛。”

    他慌乱,“是的。”

    阿拉密斯很好奇, “我没有告诉过您, 夫人。”

    “很简单,他之前肯定是在巴士底狱,而巴士底狱的生活质量可不怎么样,并且最近人满为患。他只有生病了, 你才有可能请示国王, 将他转移出那个糟糕的环境——让我猜猜, 他病的并不严重,很可能是长期得不到日晒,以及空气污浊, 顶多感冒发烧。我猜的对吗?”

    阿多斯惊叹“您真是个聪明的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

    “菲利普。”

    “啊——我懂了。你知道你的家人吗?”

    “知道。我有一个双胞胎哥哥,路易, 他是国王;一个弟弟,菲利普, 王弟殿下。母亲, 西班牙公主安娜, 人们称她‘奥地利安娜’。”他停了一下, “我的父亲是先王路易十三,他已经去世多年。”

    他眼眶湿润。

    真可怜!要是按照他一生下来就被送走的剧情,他既没有见过生母,也没有见过生父。

    “你知道我是谁吗?”

    “您是普罗旺斯侯爵夫人,国王的王室情妇;您的丈夫是火枪队队长,达达尼昂伯爵。”

    她笑了笑,“你见过我的丈夫吗?”

    “没有。”

    “你见过你的弟弟吗?”

    他迟疑了一下,“你们下车的时候,我在窗户边看见他了,他……他是个很活泼的男孩。”

    “现在,你别去见他。我们只在凡尔赛住一晚,明早就走。你不用担心,还可以继续住下去,直到路易决定让你重新回到巴士底狱。”

    她站了起来,铁面人也立即站起来,“夫人。”

    她打量他一番,“你太瘦了,吃的不好,锻炼不够,路易的身材很好,你的身材不太像他。阿多斯,阿拉密斯。”

    阿多斯在他们身后关上铁门。

    阿比盖尔很自然的挽上阿拉密斯的手臂,“现在,尊敬的神甫,能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吗?”

    “夫人,您确定真的想知道?”

    “你是个不安分的神甫,而我,是个不安分的女孩。”

    阿拉密斯看着她,“他和我们的好国王是双胞胎。”

    她故意问“所以呢?”

    “夫人。”他们刚走过一个转弯,还在曲曲折折的暗道里。

    “嗯?”

    “您很聪明,就不用假装什么都不懂了。”他小心握住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国王的能力不足以成为一位好国王,他冷酷、自私、任性,瞧,他对您一点都不好,不懂得珍惜您。”

    “那你呢?你不像是这么无私奉献的人,你的私心呢?”

    他笑了笑,“夫人,聪明的夫人,您知道的,人人都有私心,即使是他,”他向着他们来的方向微微点头,“他也有私心,当然。”

    “他很可怜,从来没有见过父母,他有私心是应该的。”

    “那么您呢,可爱的夫人,您的私心呢?”

    “我的私心?你已经知道了。”

    阿拉密斯笑了,“我不确定这位——先生是不是愿意。”

    “哎呀!亲爱的神甫,你觉得像我这么美丽又可爱的女孩,他会不愿意?”

    被提及的年轻男人心情激动。

    只是听阿多斯和阿拉密斯提到普罗旺斯夫人是个美丽的女孩,根本就没有什么直观映像,原因当然是他懂得“男女有别”后基本就没有见过女人,这段时间见到的女人也很有限,都是城堡里的女仆,和附近村庄的村姑,没人能像刚才这位年轻夫人那样,妩媚动人,娇柔可爱。

    她的脸蛋像枝头最娇美的玫瑰花一样动人,她说话的声音轻柔迷人,她走路的姿态轻盈得如同枝头的小鸟,她的背影也美好得让人心跳加快。

    “她……就是我哥哥的情妇?她为什么会来这儿?”

    “这是她的城堡,她是实际上的女主人。”

    “现在……会怎么样?我是说,她会去告诉国王吗?”

    “应该不会。”

    他拿着桌上的铁面具,这副面具已经戴了——几年了?6年了吧。这6年来,他日夜戴着这个冷冰冰的面具,头发长成乱草一堆,胡子也从来没有剃过,直到到了凡尔赛。

    这段时间的生活犹如在梦中,他时常感到不太真实。

    “那么,”他听见自己微哑的声音,“她愿意帮我吗?”

    年轻的夫人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阿拉密斯的私心很简单,他是神甫,想成为红衣主教;他用菲利普代替路易,未来的冒牌货国王肯定会任命他成为首相,这样,他就成为另一个马萨林,另一个黎塞留。

    真庸俗!

    阿多斯呢?大概是因为之前路易强取豪夺了他未来的儿媳妇,因此产生的怨恨和耻辱,不过,拉伍尔并没有死在战场上,也许他的决心就没有那么强烈,现在应该完全出于帮助好友的心理参与了这个阴谋。

    至于达达尼昂,他太正直了,阿拉密斯这个阴谋家应该不会告诉他——啊哈!她突然想起来,非常微妙的一点是,阿拉密斯和阿多斯、波尔朵斯直到最后才知道达达尼昂是路易与菲利普的生父;而达达尼昂一直以为他只有两个儿子,直到阿拉密斯的阴谋失败,他才知道当年路易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她根本不在乎谁当国王、谁当首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马萨林主教很快就会蒙主恩召,路易即将亲政。阿拉密斯会在路易亲政前实施他的掉包计划,是因为如果路易整天跟朝臣们在一起,那么如果他的行为方式和决策思路有所改变,朝臣们就会很快觉察。

    毕竟朝臣们都是老狐狸,没有笨蛋。

    路易这个大猪蹄子,他顶多对她有几年的兴趣就算是长情了,更别说他一定要娶西班牙公主为妻。她没想过路易只爱她一个人,也没想过陪他到七老八十,她也不是什么长情的女人。她想要的也很简单,在她离开之前,必须确保自己是国王唯一的情妇,这才是利益最大化。

    指望路易那并不怎么可靠的爱情简直可笑。

    哥哥没有什么政治抱负,路易虽然不靠谱,但并不吝啬,答应的爵位肯定会给,克劳德以后至少会有两个伯爵爵位、两块封地,他又不是花天酒地的人,肯定能生活的很好;

    姐姐么,尼古拉斯的爵位不能太高,男爵足够了。有克劳德在一旁照料,尼古拉斯再怎么也翻不了天,姐姐和外甥们的未来也不用担心;

    她自己呢,现在是女侯爵,将来跟路易分手之后,没准会进封到女公爵,那就是一个快乐的“退休情妇”了。到时候达达尼昂如果还活着,就请他退休,她可以带他享受快乐的退休生活,对待他像对待父亲,不,肯定比对待父亲要好很多。

    有钱的话,会很快乐!

    喂,等等!其实要是做好迟早会离开路易的准备,她没有必要一定把路易换掉,对吧?

    她犹豫了。她的动力不足,不如说,诱惑不足。

    铁面人是要拿回自己应该有的一切,这是强烈的动机,约等于“复仇”;阿拉密斯是“权欲”;阿多斯是不太强烈的“复仇”;波尔朵斯可能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至于她,她有兴趣参与,但不确定是否“必须”。

    阿拉密斯送她回到房间。

    菲利普还在睡觉。

    这孩子,搬出去扔了都不知道。她嫌弃的想。

    她小心的躺下,想着这个菲利普最大的忧虑只是哥哥限制他花钱,而楼下的菲利普,可真的是可怜极了!

    她心中充满了对他的同情。

    达达尼昂知道阿拉密斯在此地为国王执行任务,但他明智的没有打听细节。

    晚餐,他和阿拉密斯在大餐厅跟下属们一起用餐。阿比盖尔和罗莎琳娜、菲利普在起居室里用了晚餐。

    他只穿了一件睡衣就走了,凡尔赛又是临时决定来的,这边没有他的衣服,于是他索性穿了阿比盖尔的一条裙子。

    罗莎琳娜第一次见到女装的王弟殿下,惊呆了。

    “我漂亮吗?”菲利普眨巴着水灵灵的漂亮眼睛,轻佻的飞了一个媚眼。

    “您漂亮极了!”

    “和我们的夫人相比呢?”

    这个问题也太不好回答了,罗莎琳娜谨慎的说“还是夫人比较美。”

    “我也这么认为。阿比真是迷人,我可能差在没有胸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又摸了摸阿比盖尔的胸。

    这个随便上手就摸胸的习惯也是没想法了。罗莎琳娜当没看见,这一路她已经被迫围观了王弟殿下和妹妹夫人是有多亲密,俩孩子不时摸摸亲亲,她心想也不怪路易整天醋意大发,男人都受不了的。

    哎呀!妹妹可真是个小坏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