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96章 第 96 章
    阿比盖尔一脸惊恐, 放声喊着“维罗妮卡!克莱尔!”

    “不许喊!”路易怒吼一声, 吓得她马上住口了。

    他站了起来, 扔下折断的马鞭, 匆匆走进暗门,消失了一小会儿。没几分钟便回来, 站在床边, 阴沉着脸看她,“那个狗男人是不是从密道进来的?”

    阿比盖尔不知道雷尼奥是什么时候走的,担忧的想着他会不会留下什么踪迹。

    “你这个淫荡的女人!”他气得只想咬她一口,狠狠的咬她。“你瞧瞧!这是在玩什么?”

    他用力拽着床头拴着的绳子, 拉动她手腕,她疼得喊了起来,“好疼!”

    他这才注意到她手腕的异样用丝巾裹着,鼓鼓的一坨,显然不对劲。

    “你的手腕又怎么了?”

    “我又摔了一下,从床上摔下去了。昨天御医才给我手腕打了石膏, 所以我晚上睡觉才会叫维罗妮卡把我的手栓起来, 这样我就不会碰到手, 也不会再摔下去了。”

    她眼泪汪汪。

    路易一点都不相信她的话。她每次都以为能这么哭唧唧的掉几滴眼泪,他就能假装没闻到她身上的气味。这臭女人!一定有了另一个野男人!

    正好她现在手上的伤又重了, 还自作孽的被栓起来了,他不用担心她会捶他, 于是掀开羽绒被, 掀起她的睡裙, 检查她的身体。

    阿比盖尔手不能动,但还可以踢他,没踢几下,就被路易用什么东西将她的脚踝捆住,分开她双腿,将她两只脚踝捆在床尾的床柱上。

    她吓坏了,娇声喊着“路易,路易,快放开我,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求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快住手。”

    她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哭得在密道里的雷尼奥心都快碎了。

    “不许哭!再哭,我就——我就割了你的头发,让你变成一个没头发的丑八怪!”

    她呜呜的哭着,“你才丑八怪!你不许动我的头发,我成了丑八怪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我再也不喜欢你了!哎呀!你把手拿开!拿开好吗?路易,路易——我的国王,我的主人,求你了——”

    “不行,这次我要好好惩罚你,你身体里还有狗男人的脏东西,你不知羞耻,胆大得要命,你知道我一定能查出来昨晚那个睡了你的狗男人,我会让你的丈夫去抓他,到时候我会请你在广场上看着你的情人的脑袋从断头台上滚下来——”

    阿比盖尔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你想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你的好弟弟菲利普,你知道我不能拒绝他。”

    雷尼奥听得又想笑,但又觉得满心痛苦他可爱的爱人不会出卖他,但他宁愿她说出他的名字,也不愿意她说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他痛苦的一拳砸在墙壁上。

    木板墙壁发出一声“咚”的声响。

    路易扭头看向暗门“谁?”

    没有人出来,也不再有声音传出来。

    路易怒瞪她一眼,起身走到暗门边,刚要伸手推开暗门,暗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推开,推得又快又狠,门框一下子砸中路易的脸。

    他只觉一阵眼冒金星,又被人用什么硬物戳在胸口,不得不向后退了两步。

    紧接着一个冰冷尖锐的东西轻轻横在他喉头。

    路易震惊了,几乎立即就点燃了怒火“混蛋!居然是你!”

    “雷尼奥!快把我解开。”阿比盖尔赶紧喊他。

    雷尼奥手持长剑,剑尖指在路易喉头,转了大半圈,来到床边,心疼的看着她睡裙被掀起来了,露出一双白嫩嫩的大腿。他从腰带上拔出一只匕首,随手隔断她右手腕的绳子——为了不让绳子磨损她的肌肤,是用真丝围巾拧成的绳子——然后把匕首放在她身边。

    阿比盖尔很快拿起匕首割断了左手的真丝绳索。

    匕首极为锋利,几乎不费什么力气便割断了真丝。

    路易举起双手,怒视雷尼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公然违抗国王的命令!我已经把你流放了!”

    雷尼奥玩味的抬高了剑尖,逼得路易不得不抬高下巴。

    “是的,陛下,您是将我流放了,可我爱着阿比盖尔,我不能不来见她。”

    “看来流放还不足以惩罚你。”

    雷尼奥笑了一下,“您现在心里一定在想,我要砍了这家伙的脑袋,最好能把阿比盖尔吓得半死,再也不敢跟别的男人上床。”他瞥了一眼阿比盖尔,“可我敢保证,您要是真的砍了我的脑袋,阿比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还会立即逃出巴黎。我说的对吗,我的爱人?”

    她已经割断了捆着脚踝的衬衫,整理好睡裙。她脸上还带着泪痕,双眼微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

    “路易。”她小声说“你不会真的想杀了雷尼奥吧?”

    “他胆敢用剑指着他的国王,他死定了!”路易狠狠的说。

    “你为什么想杀他?”她又哭了,眼泪连绵不断的划过脸颊。

    “你是我的女人!我的!除了我之外,没人能睡你。你的身体、你的心都是属于我的,直到我厌倦你,让你滚蛋。”他激动的说。

    雷尼奥飞快的将剑从右手交到左手,右手握拳,一拳打在他左下颌。

    路易疼得眼前一黑——他长到20岁,还从来没有这么被人面对面的狠狠揍过。相比起来跟菲利普的打闹就纯属小孩子闹着玩,根本就不是“对打”,更别说“互殴”。

    他火冒三丈,但却不得不屈从长剑的剑尖。他眼里冒着火“你想行刺国王吗?”

    雷尼奥看了一眼阿比盖尔,“向她道歉。”

    “别做梦了!”他立即拒绝。形势再糟糕,国王的尊严不可抛弃。“我是国王,国王不会向任何人道歉!”

    “可你刚才还说你这么早回来是向我道歉的。”阿比盖尔一副难过的神情。

    雷尼奥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奇怪的狠心的女孩是不是要说什么奇怪的话了?

    “你听错了。”路易抬手擦了擦嘴角雷尼奥力气可真大,他嘴角出血了。他拼命想着之前接受过的剑术训练,想着能不能从奸夫手里夺下剑,但他的手臂刚向前抬起,剑尖立即向前,横在他脖子上,冰凉的剑锋几乎划破了他的肌肤。

    他心里实在有点慌乱。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还很年幼,几乎不记得了,一个人如此轻易的就能死去,死神可不在乎你的身份和地位;所以要是雷尼奥真的疯了,在这间卧室里杀了他,即使最后雷尼奥被送上断头台,他也已经死了,看不到了。他还这么年轻,刚满20岁,他怎么能死呢?

    接着便想到阿比盖尔,这个臭女人不但勾搭奸夫,还想杀了他——他心里痛苦极了,想着她不爱他,天哪!这真是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里最可怕、最让人难过的一件事情了。

    “阿比……”他有些伤感,“你是不是一点都不爱我?你爱他吗?”

    “你都没有说过爱我,我不爱你。”她带着怨气,小声说。

    “国王不会轻易说‘爱’,但我爱你,我昨晚半夜醒来,以为你在我身边,我喊你的名字,可那个女人不是你。我想到你不在,心里特别慌乱,我怕你爱上别人,我决不允许你有可能爱上别人。”

    阿比盖尔简直想笑听听这狗男人说的什么话?

    “这么说,你睡着别的女人,却担心我会不会跟别的男人上床、担心我爱上别人?你不觉得这有点好笑吗?”

    “我是男人,我保证给你王室情妇的地位,但我不可能只有你一个情妇,这你早该知道的。”

    雷尼奥也觉得很好笑,“天哪!你要不是国王,阿比根本不会跟你上床,更不可能做你的情妇。”

    路易一脸震惊,“怎么可能——”

    她下了床,站到他身边,“你这么说,我可真难过。你在枫丹白露……那位凡妮莎小姐怎么样?她是不是比我好?她的胸比我的胸大,她个子也比我高一点,她还很会说话,一定让你很高兴。我什么都做不好,我很小气,又常对你发火,可我心里是把你当成我的丈夫……”

    她抬手擦了擦眼泪,“我真妒忌那个西班牙公主,明明我认识你更早、你更喜欢我,可我不是公主,不能跟你结婚。我妒忌得要命!路易,你说,在你心里,是我比较重要,还是西班牙公主比较重要?”

    路易晕晕乎乎的,明明知道她的眼泪很可能是假的,却不由自主的回答“你比较重要,在我心里,你才是真正的公主。”

    她脸上还挂着泪水,却开心的笑了,“路易,我就当你已经向我道歉了。”

    雷尼奥心里大叫“不好”,这奇怪的狠心的女孩居然就这么哄好了国王。

    可恶!

    她伸出手,轻轻按在剑尖上,他便顺着她用力的方向收了剑。

    “阿比盖尔,”他喊她,“你是留下,还是跟我走?”

    阿比盖尔忍住吐槽他的自大的冲动,对他颇是犹豫又凄楚的一笑,“你走吧,我不会让路易杀了你的。”

    路易向后连连退了几步,大喊“来人!侍卫!”

    阿比盖尔赶紧推着雷尼奥,“你快走!”

    雷尼奥皱眉看了她一眼,又看了路易一眼。

    “别想这么利用完了我就赶走我,”他匆匆留下一句话“等着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他闪进了暗门。

    这个早上也太特么紧张有趣刺激了!

    两名侍卫冲了进来,“陛下?”

    路易看着阿比盖尔,犹豫了一下,“没事,去把那个女仆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