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98章 第 98 章(地雷250加更)
    对于自己成了被阿比盖尔利用的“工具”, 他在刚发现的时候心里激荡不已我居然被这么个小女孩骗了!

    走在密道里他就很想笑的, 笑自己的愚蠢。但又有一种非常兴奋的感觉,觉得这样才够劲!男女之间么, 就是那么点事, 他向来直来直去,也一直以为阿比盖尔被他的魅力迷倒了, 他有这个自信,她不可能拒绝他。

    现在看来, 她是没有拒绝过他, 但同时也毫不留情的利用了他。

    没错, 她做的一点都没错, 国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能给她的东西,他很多都给不了,他可能唯一比路易强一点的地方就是,他爱她。

    但是,但是, 人人都知道,“爱”是最微不足道的东西了。

    就连阿比盖尔自己都说, 她想要的生活里没有爱情什么事, 有也好没有也好, 不影响她快乐享受。

    可恶!

    就是这种坦然和无耻和不知羞耻打动了他, 让他心中燃起熊熊烈火他一定要得到这个无耻的女人!

    菲利普大惊小怪的喊着“王兄, 你下巴上怎么青了一块?”

    路易瞥他一眼, 懒得说话。

    “他撞墙上了。”阿比盖尔随口说。

    “撞墙上?怎么撞的?”

    “自己撞的。”

    明摆着胡说八道,菲利普笑嘻嘻的,“听说你们早上又大吵一架,是不是为了那个凡妮莎?”

    “知道就好,不要说了。”阿比盖尔甩下一张纸牌。

    没说的,一定他们又吵又打,路易才会撞墙,或者别的什么。这个角度倒是很像被人用拳头揍的,但阿比盖尔没那么大力气,再说她手腕还打着石膏,肯定不是她揍的。

    但那会是谁揍的呢?难道是达达尼昂?

    菲利普展开了联想没准是达达尼昂终于被阿比盖尔的美丽□□迷住了,想要或者已经行使了丈夫的权利,而这件事被路易知道了,路易气得飞奔回来找她算账。

    一定是这样没错了!

    哥哥从小就是国王,从出生从来没有被人揍过,一定很生气吧?不知道阿比盖尔怎么哄好他的,他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生气的样子,跟她又很亲密了。

    唉!他烦心的想着只要路易在她身边,她一般就不怎么理睬他了。就像母亲说的,王兄是国王、是哥哥,王兄想要的东西,做弟弟的不能跟他抢。

    真不公平!

    就连阿比盖尔也更喜欢王兄。

    不过,也许她是怕他?

    她胆子是很大,可她也会怕死的;路易不会伤害她,但只要威胁说伤害她的哥哥姐姐,她肯定就会屈服了。

    他怀疑的留意阿比盖尔的神情,试图查探出她到底是真的很高兴还是假装欢快——唉!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美好,她与路易对视的视线都带着欢喜,他一点都不想看见好吗!

    他突然生起了闷气,觉得她不该这么快乐,她的快乐简直——简直让他难过!

    他猛地站起来,将手里的纸牌扔在桌上,“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他一溜烟跑掉。

    “他怎么了?”亨利埃塔惊讶的问。

    “不知道,可能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忘了做。他总是这样,毛毛躁躁的。”路易也不知道弟弟今天又抽什么风。

    “还玩吗?”阿比盖尔没多想。

    “不玩了。”亨利埃塔也放下纸牌,“最近真无聊,每天都很无聊,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这是贵族的通病,时常感到无聊,要没有什么兴趣爱好,还真的无聊到死。白天打牌晚上跳舞或看戏,来来去去就是这些游戏,要是不爱看书,就更无聊了。

    “晚上去看戏吧。今天上演什么戏剧?”

    “不知道,他们又不可能每天都有新剧,我也就是在刚开演的那几天去看看。”亨利埃塔懒洋洋的托着腮,“路易,你什么时候再开舞会?”

    “舞会?没钱。”路易又在哭穷。

    “唉!”亨利埃塔没精打采,“母亲说你没什么钱,我也没什么钱,所以我不能跟你结婚。”

    阿比盖尔先笑了,“别担心,等您的哥哥成为国王,您就有钱了。”

    “他过一阵子可能会来巴黎,来看看我和母亲,还——”亨利埃塔看着路易。

    路易立即懂了,“还要来找我谈谈,是吗?他该知道,我做不了主,他要去找马萨林。”

    “但你的支持也很重要,要是你不支持,他就没法当国王了。”

    “我在巴黎,他要前往伦敦,他需要我的支持,意思是需要我的军队和钱。军队我或许可以给他一些,但钱我真的没有。”

    “你没有钱?”亨利埃塔怀疑的看着他。

    “亲爱的表妹,你对战争一点概念都没有,军队需要集结、士兵和军官需要发放津贴,需要制服、食物、毯子,要是去英国,还需要交通工具,需要船只运送士兵过海峡;每走一公里需要的金钱就以‘万’计算,更别说战斗中士兵需要武器,枪支和弹药;战斗结束后需要掩埋死者、救治伤员、发放抚恤金,这些都是钱。”

    亨利埃塔听得目瞪口呆。

    看来年轻的国王对经济账搞得很清楚。所以一旦一场战争打了一年还没有打完,交战双方都不会想继续打下去,通常便会开始一边作战一边和谈的模式,和谈谈好了,收兵回家;和谈没谈好,继续打。

    “原来这么复杂啊。”亨利埃塔若有所思。

    “做什么都不容易,特别是成为国王。”阿比盖尔含笑看着路易。

    “对,特别是成为国王。”

    枫丹白露宫的狩猎队伍按照原定计划,第二天返回巴黎。

    凡妮莎·德·拉贝尔也到了巴黎。

    邦当来问国王,要把德·拉贝尔小姐安排住在哪里。

    路易忙说“尽可能距离夫人远一点。”

    “夫人知道这件事,准要又跟您吵架。”

    路易犹豫了阿比盖尔昨天和今天对他都很温柔,乐得他差不多忘了凡妮莎。但他又不可能放弃凡妮莎。

    “先别告诉她,吩咐仆人,谁也不许在夫人面前提到拉贝尔。”

    邦当认为自己的男主人可真够笨的!夫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她要是知道了,准会再次大吵一架!唉!可怜的国王!

    邦当对男主人十分同情,但同时也认为男主人有夫人这么美丽的情妇,也该保持一段时间的恩爱再找新情妇吧?夫人也很可怜,国王一旦有了别的情妇,她肯定会被人嘲笑。他在王宫里生活了几十年,那些贵族老爷夫人小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嚼起舌头来甚至比那些市井小民更起劲,夫人还很年轻,不知道受不受得了那些人的嘲笑。

    年轻的夫人倒没惦记着凡妮莎。

    罗莎琳娜今天进宫,告诉她外面正在搜捕长相年龄相貌如此这般的男人,显然是在找雷尼奥,不过不是火枪队在抓人,是王家卫队的人。

    巴黎现在没有专业警察,军队往往担任警察的职责,特别是在王都,王宫的卫戍部队权力很大,可以直接抓人,不经审判关进巴士底狱,巴士底狱前不久才因为行刺国王事件关押了一大批嫌疑人,这次看来又要抓紧去不少人,还好符合外型描述的人不算太多,王家卫队的人拦下了每一个年过20岁的男人,第一项检查就是看牙齿。

    “叫他好好待着,别跑出去。吕西安也别乱跑,真要出门,必须跟你一起。”姐妹俩脑袋贴的紧紧的。

    “叫他快点离开巴黎吧,这日子我只过了半天就受不了了,我提心吊胆就怕有人忽然敲门。”

    阿比盖尔想着路易还算可以,没有第一个就去搜她的房子。他要是敢派人搜她房子,她立即主动离开,就是跟雷尼奥走也可以。

    这是一个“底线”,这个底线说明路易对她的爱,或者容忍程度。路易不一定能意识到这是在尊重她,但要是连这份小小的尊重都没有,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岌岌可危了。他将不再视她为珍稀宝物,而只是一个可以随便处置的“睡过的女人”。

    “我不能给他写信或是纸条,你去告诉他,让他尽快想办法先离开巴黎。路易肯定会把他关起来,路易是答应过我不杀他,但把他关个几年肯定是他乐意见到的。”

    “可是外面现在查得这么紧——”

    “这样吧,路易回来了,我就能出宫了,这几天我就出去一趟,我和你,还有达达尼昂一起去看地皮。路易再多疑也不会怀疑的。”

    她自觉这个计划真是完美极了。

    雷尼奥拒绝了这个计划。

    “别担心,我有别的办法出去。你告诉她,她要是在这个时候说出城看地皮,国王肯定会派人跟着她的马车,到时候她可保不了我。”雷尼奥神态轻松,“这不怪她,都是我太冲动,我受不了国王对她——”

    罗莎琳娜惊慌的问“陛下对她怎么样了?”

    “他不是打她,但就是——”他为难的说“阿比害怕极了,哭着求他放开她,陛下把她的双手双脚都栓在床柱上,我差一点就要以为他会强奸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