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121章 第 121 章
    “你会有一个专门的生产房间, 还会有一些王室公爵、王妃和公主来看你生孩子, 这是王室规定。”

    震惊!为什么会有人需要围观别人生孩子?

    她瞪大眼睛,惊慌的问“为什么?”

    “规定如此。”

    “那多讨厌啊!”房间里会有很多陌生人, 想想都要窒息了。

    “噢, 他们不会——不会真正的在房间里, 会有一扇屏风挡着,好像是吧。这是一种——公证, 带有王室血脉的孩子的出生必须有王室成员在场。”

    阿比盖尔想着当年奥地利安娜是怎么瞒着达达尼昂说只生了一个孩子的——肯定是菲利普生下来就被抱走,然后对围观的亲戚们说是个死胎,死产不吉利,也司空见惯, 于是没人提及此事, 只当王后只生了路易一个孩子。

    这么好像勉强能解释。

    然后不禁觉得达达尼昂也太好忽悠了,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我不喜欢太多人,我要挑我比较不讨厌的人在场, 大郡主可以在场,菲利普也可以, 别人再随便叫几个, 别太多了。我不喜欢太多人在房间里。”

    这不算什么问题, 她毕竟不是王后, 王后还真的没法决定谁可以来围观, 只能完全按照王室规定来做。

    “你也要在, 等我快生的时候你哪儿都别去。”她紧紧抱着他, 仰脸看他, 一副可怜兮兮害怕担心的神情。

    “放心吧,我哪里都不去,一定在你身边。”

    她便笑了,“那样我就不害怕了。”

    他们在雪地里高一脚低一脚的缓慢的走着,路易·洛林带了几名侍从不远不近的跟着,有点担心他们会踩到附近村庄的农户安装的猎夹。这一片森林已经全都被王室买下,禁止村民过来捕猎小动物,但还是会有人不顾禁令。

    好在他们走了一小会儿,就觉得太冷了,赶紧回了城堡。

    国王是个精力旺盛的年轻男人。

    很爱玩,也很会玩,台球玩的很好,会玩很多种纸牌;枪法不错,能在20米之外准确射中猎物;剑术一般,主要问题是没有足够练习;舞林高手,会所有的宫廷舞,还会跳芭蕾;还会弹吉他,能弹不少曲子;

    马术极好,非常喜欢骑马;也很喜欢狩猎,特别喜欢这种驰骋天下掌控一切的感觉,可惜这个时代已经不流行那种骑士风格的木矛冲刺对决,不然他肯定也会喜欢;

    文学素养也很不错,不说博览群书吧,该看文学典籍都看了,当然侧重点还是在政治方面;美术素养也很高,王室宫殿收藏了许多历代艺术家的作品,绘画、版画、雕塑、雕刻等等,应有尽有,欣赏水平很高。

    审美情趣是很高的,唯一的缺点是太直男,想要他想菲利普那样跟她讨论裙子款式、颜色差别之类,就别指望了。不过,能一起讨论美丽小裙裙的人只需要一个就够了,路易只要当好他的提款机就好了。

    凡尔赛假期十分完美,每天都很高兴,路易这家伙,只要不暴走就还是可爱的,阿比盖尔也不会没事就冲他发火。

    一周过去后,路易都不想回去了,于是又待了一周,到月底才返回卢浮宫。

    在凡尔赛的最后一天,上午10点,附近城堡的一位伯爵前来觐见国王。

    “不见!”路易没好气的说。

    阿比盖尔也说“对!让他去卢浮宫觐见!”

    路易便在她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你说什么?”

    “哎呀!不是你说不见的吗?”

    “我现在又改变主意了,是谁?”

    “贡迪家的一个,德·佩纳松伯爵。”邦当在门外回答。

    普罗旺斯夫人不喜欢卧室里总有别人,邦当现在大部分时间只能在门外通报、回话。

    “贡迪家的人,还是见见吧。”路易下床了,“你不是想把周围都买下来吗?贡迪家是这附近最大的地主。”

    “贡迪家算是王室的亲信了吧。”她跟着下了床。

    “对。”路易伸直手臂,让女仆给他穿衣服。

    维罗妮卡也进来了,为阿比盖尔穿衣服。

    “你见过这位佩纳松吗?”

    “好像见过。”路易上下打量一番她,“你别下去了,就待在楼上。”

    咦,奇怪呢。

    “我不能见他吗?”

    “他长得很不错,但是是另外一种类型的男人,不像我,也不像菲利普。有点——粗旷,但很英俊。你可能会觉得他很不错,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你会喜欢那种与众不同的人。”路易思索了片刻,“不,你可以下去见他,让我看看他是否会爱上你。”

    什么人啊这是?

    “那我不下去了,我想他长得再英俊也不会比你更好看的。”

    这话路易很爱听。

    虽然说“不感兴趣”,但阿比盖尔还是悄悄带着女仆下楼了,假装路过会客厅,匆匆扫了一眼那位德·佩纳松伯爵。

    佩纳松果然跟路易、菲利普、克劳德是不同类型的男人身材魁梧,宽肩,长外套到膝弯,因此看不出来是否窄臀,但男人的臀围偏小,宽肩大多显得臀窄,如果视觉上不是倒三角,很可能就是臀肉厚、大腿粗壮,整个人就是力士型的壮实身材;

    但他身高极高,比路易还高,应该不低于1米9,所以身材魁梧也不会显得笨重,就是那种一看就很结实的男性健壮身材。

    长得确实也很不错。

    她假装路过,路易便叫邦当去请她进来。

    “这位是普罗旺斯夫人。夫人,这位是德·佩纳松伯爵。”

    阿比盖尔伸出手,佩纳松伯爵轻轻握住她的手,亲吻她手指上的戒指,“您好,夫人。”

    “您好,伯爵。”

    他确实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年龄在30岁到35岁之间,浓眉大眼,眼神犀利,神情坚毅,一看就是一个善于发号施令的男人。菲利普的面容过于柔美,又太瘦,路易也是偏纤秀的容貌和体型,克劳德也是瘦削型,雷尼奥的身材最合适,佩纳松伯爵可能就是太健壮了。

    法国宫廷里一直流行纤秀美貌的风格,不论男女;年长男性则普遍大腹便便,秃头肥胖;佩纳松伯爵显然不符合宫廷审美观,而且身高、体型对他人很有压迫感,即使国王也不太可能喜欢他,不讨厌他都算是国王有修养了。

    “伯爵刚从俄罗斯回来,一定有很多新鲜的故事,我邀请伯爵共进午餐,你也来吧。”

    佩纳松伯爵还是一个口才很好的人,能把自己的经历讲的像冒险故事一样跌宕起伏。

    他在俄罗斯的宫廷里待了1年多,结识了一大堆沙皇俄国的贵族,还跟其中一些人去西伯利亚打猎来着,猎到了两头黑熊一头母熊和一头小熊,并且抓到了一窝乳熊,送给一位俄国公主一头小熊,带回了另外两头小熊;带回了母熊和小熊的熊皮,做成了填充标本。

    “我刚回到家,就听说陛下和夫人在凡尔赛度假,我想夫人已经什么都有了,但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西伯利亚的黑熊,所以夫人要是不害怕的话,可以看看小乳熊,它们不大,比狼大一点,但吃得很多,长得很快。”

    阿比盖尔觉得这家伙真是太精通送礼的要诀了。她深得国王宠爱,钱、房子、土地,什么都不缺,她现在追求的就是“不选对的只选贵的”,只想要别人没有的事物,西伯利亚小乳熊毫无疑问就是其中一件,她肯定不会拒绝。

    “黑熊吃什么?”

    “肉。”佩纳松简短的说“只要是肉都可以,但最好别让它吃活禽活兽,它成年后的体型太大,如果知道可以自己捕食,几个成年男人都没法活捉它。”

    “会很臭吧?”

    佩纳松笑了,“是有点臭,您需要两个专门照顾它的杂役。”

    阿比盖尔便问“陛下,我能拥有一头西伯利亚小熊吗?”

    “你不害怕就行。”路易也觉得这位伯爵是个妙人儿。给夫人送一份她肯定不会拒绝的礼物,要比直接送给国王要好得多。

    “太好了!伯爵,我们下午就要回卢浮宫,您——直接派人把小熊送去卢浮宫。”

    “遵命,夫人。”

    “邦当,让人准备一间房间,专门给小熊,还要有两名杂役负责照顾它。”

    “是,夫人。”站在一旁伺候陛下用餐的邦当马上答应。

    阿比盖尔得意洋洋,“谁都没有西伯利亚小熊!以后谁要跟我对着干,我就让我的小熊咬她!”她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将来谁要是敢让她不高兴,她就惩罚那个家伙去当黑熊保育员,用不了几天那些贵族们就会哭爹喊娘求她放过。

    给国王刷马不算是惩罚甚至还是奖赏,但做宠物饲养员可就不是什么美差了。

    午餐吃的很愉快,宾主尽欢。

    午餐后,佩纳松陪国王和夫人玩了1小时纸牌。

    “您要去卢浮宫吗?”阿比盖尔问。

    “过一段时间会去觐见陛下。”

    “你去吧,我会见你的。你要是个不讨厌的人,我还会允许你在宫里小住几天。”路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