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123章 第 123 章
    可恶!这个狗男人是想上天了!阿比盖尔恼火的想, 莫非档案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去把方泰尔叫来。”她命令邦当。

    邦当迟疑, “可是陛下——”

    “是啊,你们是陛下的人,我没法命令你们。”阿比盖尔冷冷的瞥他一眼, “但你们忘了一点, 陛下不会把我怎么样,我只要不是想杀他,我做什么他都会原谅我。去把方泰尔叫来。”

    邦当不得不承认, 夫人说的很有道理。“我亲自去请他, 他肯定会来,但是——”

    “陛下在干什么?”

    “在练习枪法。”

    “你怎么不跟着他?”

    “陛下让我全心照顾您。”

    “你去吧, 去找方泰尔。”

    十几分钟后,方泰尔来了。

    “夫人。”

    “陛下给你什么命令?”

    “陛下说,夫人不能查看自己的档案。”

    “我不会让你没法跟陛下交差。现在这样, 我问,你答,那就不算我查看了档案。陛下看过吗?”

    “看过。”

    “里面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内容吗?”

    方泰尔想了想, “我觉得没有,但陛下——”

    “档案是谁写的。”

    “是我。”

    “是我到达卢浮宫之后才有的吗?”

    “是。”

    “档案厚吗?有几页?”

    “不厚,5页。”

    “我的母亲是谁?”

    “唐娜·阿米莉亚·奥罗佩萨伯爵小姐, 巴伯利翁伯爵夫人。”

    “我有几个哥哥?”

    “两个。”

    “他们的名字?”

    “克劳德, 查理。”

    “有我哥哥和姐姐的档案吗?”

    “有。”

    “陛下没有禁止我看吧?”

    “没有。”

    “派人去取来。”

    方泰尔迟疑了一下, “必须我自己去拿。”

    “给你15分钟。”

    方泰尔立即飞奔而去。不到15分钟, 他又气喘吁吁回来了, “夫人。”

    递给她两份档案。

    克劳德和罗莎琳娜的档案都有7页。

    阿比盖尔仔细翻看兄姐的档案。别的都没什么,主要看他们的父母。

    母亲都是巴伯利翁伯爵夫人,西班牙奥罗佩萨伯爵之女。

    罗莎琳娜的生父是巴伯利翁伯爵,克劳德的生父是西班牙的堂·拉斐尔·奥卡兰萨伯爵。

    干!这个密探头子一个人抵得上他们兄妹三个!

    等等,方泰尔也不能一个人就打听出这些细节,他肯定有一大票得力手下啦!

    “我母亲的档案呢?”

    方泰尔摇头,“陛下说您母亲的档案您也不能看。”

    好生气啊!

    “奥卡兰萨伯爵在哪里?”

    “已故。”

    “巴伯利翁伯爵现在的妻子去年生的孩子是谁的孩子?”

    “伯爵的孩子。”

    意外!

    “我母亲——我父亲是谁?”

    方泰尔有点紧张,“我没能查到。”

    “你连奥卡兰萨伯爵都能查到,为什么查不到我的父亲?你知道我的生父不是巴伯利翁伯爵。”

    “我不是万能的,总有我查不到的事情。”

    “我的生父是贵族吗?”

    “是。”

    “是奥卡兰萨伯爵吗?”

    “不是,他很早就去世了。”

    “是西班牙贵族吗?”

    “不是。”

    “可能的人选是谁?”

    方泰尔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前任阿朗松公爵。”

    再次意外!

    “阿朗松距离鲁昂很远。”

    方泰尔抿着唇,“公爵常到巴黎去。”

    “不是奥尔良公爵吗?”

    “有可能,但不确定,不确定的人选我不会放进名单。”

    “不是先王吗?”

    “不是。”

    阿比盖尔很想问王太后的情夫是谁。

    但可能方泰尔真的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肯定路易也就知道了,那么路易对达达尼昂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了。

    “所以你不是真的什么都能查到,所以你也可能是错的。”

    “是,我可能是错的。”方泰尔不太情愿的说。

    “人是会撒谎的,几十年前的记忆也并不一定准确,关于我们的生父是谁,还是只有一个人最清楚。”

    “是谁?”方泰尔忍不住问。

    “我的母亲。”

    阿比盖尔挥挥手,示意方泰尔可以走了。

    好吧,用排除法路易十三,显然不是。路易自认自己根红苗正,是波旁家的种,她如果生父是路易十三,路易肯定不会没节操到会睡自己的异母妹妹,他是没节操,但这个时代的人都认为兄妹乱伦会生下怪物,也就是近亲生育中的纯合子畸形概率,所以他肯定会确定她不是自己的妹妹。

    至于前任阿朗松公爵,不熟,不在乎;

    奥尔良公爵,有可能,也不在乎。

    好吧,至少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她肯定不是路易十三的女。

    正在卢浮宫附近小树林练习枪法的路易很快就得到方泰尔的汇报。

    “我实在没法拒绝夫人的要求。”

    “你做的很好。”路易看都没看方泰尔,举枪瞄准,“你回去吧。”

    他扣下扳机,随即将手枪递给侍从,“今天就到这里。”

    他很快返回宫殿。

    回到自己的寝宫,进了衣物间,在衣柜里找出一只通体泛着黄金颜色的盒子,上面有一把挂锁。从领口里扯出一条项链,上面有一把黄铜钥匙。用钥匙打开盒子,取出一份文件,翻看了一会儿,又放进去,锁好,塞回衣柜里。

    阿比盖尔注意到路易没有问她今天询问方泰尔的事情,方泰尔肯定一离开她这儿就跑去向他的主人汇报了。路易有点心虚,所以没问她。

    于是她主动说“克劳德去西班牙看望我们的舅舅,这几天就该返回法国了。”

    “你们以前回去过吗?”

    “没有,倒是一直跟奥兰多舅舅通信。”

    路易点点头,“母亲也经常给西班牙国王写信。”但很久不见面的话,可能也没有什么兄妹感情了,更别说他们的孩子。

    “克劳德去做什么?”

    “就是去看望舅舅。”

    “没有别的事情吗?”

    “你想问什么?”

    “没想问什么,”他小声嘀咕,“其实你只要问我就可以。”

    “你不是应该主动告诉我吗?”要掀桌了。

    他赶紧说“你别发火!”

    “我会是你的表亲吗?”

    “很可能。”他手指卷着她的金发,细细软软的金发,“我们的孩子会有你这么漂亮的金发,你喜欢吗?”

    “喜欢。不过,你别换话题。你为什么要去调查我?”

    “方泰尔会调查出现在我身边的任何人。”

    懂了,就是政治审查嘛,正常。对于一个年幼登基的国王来说,他的人生经历算是非常丰富了,遭遇过不止一次暗杀和行刺,这是一个不稳定的国家的君主经常遭遇的事情。

    “现在能给我看我的档案吗?”

    “明天让方泰尔拿给你。”

    “你不会让他做一份假档案给我吧?”她瞪大眼睛。

    “怎么会呢?又没有什么不能被人——被你自己知道的秘密。”他淡淡一笑。

    “谢谢陛下。”她笑盈盈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她的档案里确实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秘密,前任阿朗松公爵疑似她的生父,仅此而已。别的资料也不多,因为她极少出门。其中大部分都是母亲过世之后她外出去过哪里,跟继母的关系,继母的儿子有一次闯进她房间,她吓得要命。

    克劳德回家之后,把那小子狠狠揍了一顿,打断了他一条腿。

    继母不喜欢他们兄妹三个,尤其恨她,也恨克劳德。所以继母说她诅咒没出生的孩子,她可能还真的诅咒了。

    她把档案还给方泰尔,“也没有什么,陛下为什么之前不让我看,奇怪的家伙。我母亲有档案吗?”

    “没有。只有夫人、您哥哥、您姐姐的。伯爵夫人已经去世,没有必要调查她。”

    有道理。

    “除了我和陛下,不许其他任何人查看我们兄妹三人的档案。”

    “是,夫人。”

    “我还有一个西班牙姐姐,你们调查过她吗?”

    “她出生后5个月就被送回西班牙。”

    “谁送她回去的?”

    “她的父亲,奥卡兰萨伯爵。”

    “伯爵之后又回了法国,然后呢?”

    “具体细节不可查,只知道后来这位伯爵死于新西班牙。”

    新西班牙是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后世中美洲地区。

    可怜的伯爵,有妻子不能算数,有女儿疑似私生子,有儿子成了别人的儿子,最后自己还死在离家万里的地方。

    “我的这个姐姐还活着吗?”

    “不知道,没必要去查。”

    说的也是。

    这是1659年3月的第一天,天气晴好。

    阿比盖尔准备过去皇家宫殿,去看看她的小熊。

    小熊是她的宠物,但结果倒是亨利埃塔和菲利普、洛林骑士几乎天天去玩,喂小熊吃肉。

    全国性的饥荒实际上还没有过去,小熊的食量抵得上至少3个成年男人。

    西班牙使节团来谈判的除了地盘、婚约,还有食物。只是食物是最简单的一件,有钱就可以买,于是买了不少小麦,陆续运达法国境内。马萨林最近几个月花了很多精力在调度食物上,要确保食物运送到每个大区,还要确保不会全都被当地贵族拿去倒卖或是囤积居奇。

    路易稍微说了一下食物问题,她便觉得想要当好一个首相或是国王也太不容易了。

    她到了熊舍,没见到其他人,只见到佩纳松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