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130章 第 130 章
    ——这家伙真大胆!

    罗莎琳娜也紧张的站了起来, “你怎么——你不能——”

    “夫人。”雷尼奥对她微微颔首,算是行礼了。

    罗莎琳娜心情复杂, “你可真是胆大!你该为阿比盖尔想想,陛下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她, 到时候她要是被陛下抛弃了,那可怎么办呢?”

    “那不是正好吗?陛下不再霸占她, 她就能是我一个人的了。”话刚说完, 阿比盖尔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罗莎琳娜又是一阵无语妹妹这个脾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养出来的。

    雷尼奥被这一巴掌打愣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眼中怒火腾腾。

    罗莎琳娜吓得抱住她,“你别打她。”

    雷尼奥又是一怔, “我不会打她的。”

    想想又笑了,“你是该打我,我这么长时间都没能来看你,你心里肯定责备我是不是把你忘了。”

    阿比盖尔也笑了,“对啊,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说着又伸手要打他,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啊!”她喊了一声。

    “我忘了,”他忙放开她, 道歉, “对不起, 你的手腕还没好吗?”

    立即反应过来, 她是假装的。

    无奈又宠溺的笑, “阿比, 我一旦能来就立即来了。我记得你的预产期,即使不能陪着你,我也一定会在巴黎。”

    “我以为你忘记了。”

    “不管我在哪里,都不会忘记你,除非我已经死了,躺在冷冰冰的坟墓里,那样我才有可能忘记你。”

    罗莎琳娜觉得这动不动就以死为终结的爱的语言听上去怎么都不太对劲,可居然妹妹还真的吃这一套。

    她暗自摇头,“别待太久,陛下随时都会上来。”她出去了。

    “你住在哪里?”

    “不能告诉你,你没准会告诉别人。”

    “你这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你没有那种防范别人的心思,你可能会告诉女仆、告诉你的哥哥和姐姐,而他们又可能告诉其他人。我的爱人,你身处在王宫里,应该知道谁都不能相信。”

    “可我相信你,我知道你准会来的。”她一手按在腹部,一手拿过他的手,放在她腹部。

    胎动已经很频繁,不用几分钟他就感到手掌下面的胎儿的动作。

    他觉得非常奇异,而又惊喜,“他在动!”他感动不已,激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你都已经有过一个孩子了。”这家伙,装什么呀!

    他有点窘,“我那时候还很年轻——”

    懂了,狗男人嘛,8年前他才23、4岁,正是最强烈的时候,情人怀孕了,他恐怕会吓得有多远跑多远。

    “你害怕了吗?”她小声问。

    “害怕?”他诧异的看着她,“你说哪儿去了呀?”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将来……”她低下头,“我们的孩子也不能跟你在一起,你只能偷偷去见他们,也不能告诉他们你是父亲。我心里、我心里很难过。”

    “别难过,这不是你的错。”他弯下身体,额头抵着她额头,双手扶着她肩头,“你只要好好生下他们,别的事情让我来。我会为你找两个很好的保姆,等他们长大了,还会为他们找剑术老师、骑术老师,我们的孩子——”

    “他们不能用你的名字来命名。”

    “我知道。”可恶!要说别得他还可以忍受,这一点他尤其愤恨要是阿比盖尔顺利跟他结婚,现在他就是一个幸福的激动的准爸爸了。

    他克制的吻了她一会儿。

    “你得走了,路易随时会上来。”

    “好,我现在就走。我会再找机会进来看你,我会注意不碰上陛下,不会再让你为了我而去忍受他。我的爱,记住我爱你。”

    雷尼奥仍然从密道走了。

    阿比盖尔松了一口气。

    唉!狗男人现在好像有了一点进步,会为了她着想了。她是不怕跟路易吵架,但就像罗莎琳娜说的,路易不可能总是原谅她。国王有国王的尊严,他也会有自己的底线,一旦越过这个底线,路易就会变回那个冷酷无情的国王,而不是爱她的男人。

    好难啊!

    她出了卧室,对罗莎琳娜轻轻点头。

    “我要洗澡,水倒好了吗?”

    维罗妮卡回答“水已经倒好了。”

    “你啊,实在太大胆了。”罗莎琳娜为她擦背,海绵沾着热水在她背后从上往下擦拭。“陛下现在是爱你,所以他暂时不会计较,将来——你要知道男人都是这样,你是他的女人,他是法兰西最尊贵的男人,你就不能再有其他情夫。这是为了你着想。你如果不是王室情妇,我根本不会多说这些。”

    “姐姐。”她想着罗莎琳娜一副深受其苦的样子,那件事之后,想必尼古拉斯性子再温和也会介意。她之前逼着尼古拉斯亲手解决掉禽兽父亲,或许会开发出了他性格中阴暗的一面。

    “我不在乎你到底爱的是谁,他们都能好好照顾你,就算是殿下,他还是个大男孩,但他为你和孩子们想了很多,我也能放心他来照顾你。可我们女人活着就是为了孩子,你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你要为了孩子想想,只要国王承认你的孩子们,他们将来就不会为爵位和钱发愁。”

    姐姐的意思她懂,她选择国王才是性价比最高的,菲利普对她再好也只能给她钱,不能给她爵位,而这个时代里,贵族才是人,有爵位才是最稳妥的。而且菲利普将来也是要娶公主或是公爵之女,不可能娶一个小小的伯爵之女,而在她公开成为王室情妇后就更不可能跟菲利普结婚了。

    倒是雷尼奥,他们可以结婚,也可以继承雷尼奥的爵位。但如果路易承认了她的孩子,给了他们爵位,雷尼奥就变成无关紧要的人了。

    要是他知道自己变成了“无关紧要”,会不会气得发疯,想想就很好玩。

    “你还笑!”罗莎琳娜无可奈何,“真是个傻孩子。”

    “别担心,我能处理好。”

    “是吗?”

    “只要我能顺利生下孩子。”

    “肯定能顺利生下孩子。母亲在天堂看着你,她会守护着你。”

    “你说,真的有天堂吗?”

    “肯定有。”

    “我不觉得有,我只想这辈子过得快乐,而有钱就会比较快乐。路易又送了我一块很大的黄宝石,将来这些都会留给我的孩子们。要是我有女儿,将来可以让小克劳德娶她,你会好好对待我的女儿,这样不是很好吗?”

    “好,非常好。好了,起来吧,水有些凉了。”扶她站起来。

    她的肚皮圆鼓鼓的。大得有点吓人。

    不知道雷尼奥到底藏在哪里,他隔几天就能从密道溜进来见她,俩人在一起说说话,他喜欢摸她肚子,感受到胎动后总会很激动,热切期盼他的儿子出生。他也已经为孩子们——之前阿比盖尔写信告诉他会是双生子,他高兴极了——做好了计划,许诺每年至少给她10万里弗尔,将来要是始终不能跟她结婚,也会在遗嘱里将现金全留给他们的孩子——爵位给不了。

    这种偷偷会见情人的刺激成了阿比盖尔每天的期盼。她最近精神很好,也很快乐,路易不以为异,还以为她终于想明白,不再瞎想会难产而死。

    菲利普回了王宫之后,大概也是几天来见他一次,路易对王弟的操纵是松一阵紧一阵,现在倒不限制他了,但还是私下警告弟弟,不许再跟阿比盖尔上床,她快要生了,做什么都不方便。

    “啊,是吗?不方便吗?”阿比盖尔心想菲利普可真是天真,又被王兄给忽悠了。路易从来就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怕伤到孩子,他们可千万不能出事。”菲利普忧心忡忡,“我怕像我们之前的那几个哥哥一样,没出生就死了。你最近胎动怎么样?医生说孩子要是不动了,多半就是死了。”

    “动得我烦死了,我每天晚上睡不好。”随着怀孕周数的增加,胎动次数也增加了,已经可以看到孩子的小拳头和小脚丫。“医生说孩子的脑袋朝下就快要生了,现在还没有,你看——”

    一个小拳头很快在肚皮里面戳了一下。

    菲利普摸着她肚皮,“他很活泼,很健康。”

    亲了亲小拳头戳出来的地方,“我的儿子。”

    他在肚皮上摸来摸去,胎儿似乎也在回应他,小拳头几分钟就戳一下,小脚丫也很用力。

    “别摸了,我要吐了。”这也是个小狗男人,根本不知道胎动是多么难受的事情。

    菲利普是很听话的,马上停下,喊着女仆,“维罗妮卡,进来!”

    维罗妮卡很快进来,扶起阿比盖尔,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放了一些薄荷叶。

    “要是你开始生孩子了,一定要仆人去喊我。”

    “放心吧,肯定会让你去的。路易说我生孩子的时候要有一些王室成员在场,你知道这个规矩吗?”

    “还有这个规矩?”他想了想,“好像是的,不过以前我年纪小,没人要求我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