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131章 第 131 章
    他又想了好一会儿, 才问“阿比,你害怕吗?”

    “害怕。”

    “我也害怕。”他小小声说。

    “我要是……要是孩子没有活着生下来, 你别生气。”

    “说什么傻话!要是他们真的……不,你别说这种话, 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很健康,你看, 他动得多有力!”

    阿比盖尔摸了摸他头顶, “要是我因为生孩子死了——”

    “什么?”菲利普惊慌的喊起来,“你怎么会死?你不会死的。”

    “你别哭。要是我死了,我的孩子活了下来——我们的孩子,你要答应我, 好好照顾他们。我让罗莎琳娜做孩子们的养母,你……你记着经常去看望他们,好吗?”

    菲利普吓得哭了,“怎么会呢?你不会死的。你要是死了,我、我……我就——”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样、会怎么样,忽然像是刚意识到她是有可能死去的,这吓坏他了。

    “人都是会死的,所以不用哭。记着我们的孩子, 他们要是没了母亲, 会很可怜, 路易说会承认他们, 但他不一定会认为那是他的孩子, 他要是对孩子们不好, 我又不能从坟墓里跑出来骂他。”她眼圈红红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们,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菲利普抽泣着点点头。

    她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温柔的说“说,你记住我的话了。”

    “我记住你的话了。我会照顾好孩子们。”他抱着她哭了好一会儿。

    菲利普走后,阿比盖尔睡了一会儿。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躺在她身边,吻她的脖颈。

    “路易。”她呢喃。

    “听说你把菲利普弄哭了。”

    “嗯,他就是个孩子。”

    “他吓坏了,说不能让你死。”

    “他该明白现实世界冷酷无情。”

    “他求我就算……就算孩子没能活下来,也不要为此对你生气。”

    “你会生气吗?”

    “我会难过,但不会为此对你生气。”又吻了一下她脖颈,“别再为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想太多,我不喜欢孩子,只是因为那是你的孩子——我和你的孩子,我才会一心期盼。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你会忘记我的,要是我现在死了,很快你就会有别的情妇,她们会说我的坏话,将来你就会讨厌我,再也不记得我。”

    “谁能比你更好呢?”想着她其实算不上“好”,甚至还一点都不“好”。“我不能安慰你说你一定不会有事,国王从不撒谎,但国王可以对你发誓,不会忘记你,永远不会。”

    她叹了一声,“路易。”

    “亲爱的,我在。”

    “我不想死,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还有……孩子们。”

    “我也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只要你别再忘了我是国王。”

    ——狗男人!时刻不忘宣布主权。

    雷尼奥第二天上午在路易走后便来了。

    阿比盖尔假装惊讶,“你怎么现在就来了?路易刚走。”

    “我知道。”他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情,“我真难过不能每天都来见你,真该死!你该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该死的国王!这一切都那么——”那么的该死!

    在此之前他没有想过她可能会死于难产,这太可怕了!她还如此年轻,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可恨!而她要是因为难产死了,他就同时失去了她和孩子!一想到这件事情他就要疯了。

    从小到大他都是一帆风顺,如果说真有什么他无法控制的事情,那就是他没料到国王会流放他,还是接连两次。他将之视为爱情之路上的必需的坎坷,得到她的过程越艰辛,得到她之后的满足就会越巨大。

    “你怎么了?”

    “真该死!要是能在你身边看着你生孩子,要我穿女装也可以。我该怎么打扮才能让人不会认出我?”

    阿比盖尔还真的想象了一下雷尼奥穿女装是什么样子准会一下子就被人看穿,毕竟太高了。

    “你可以化妆成男仆。”

    他乐了,“我试试看。”

    她马上改口“不行,男仆不会有你的身高和身材,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看都不像男仆。”

    他心里很是得意,“我会想办法的,我会尽量离你近一点。”

    “路易为我准备了生产的房间,你知道在哪里吗?”

    “知道,到时候我会在你上面的房间。”他紧紧抱着她,“我的爱人,我爱你,请你一定要记住。”

    过了一会儿,他在她手里塞了一只天鹅绒的小袋子,里面是什么硬硬的东西。

    “是什么?”她捏了捏袋子。

    “蓝宝石,我答应给你的。”

    她忙打开袋子,倒出宝石一颗大概有野板栗大小的蓝宝石,大概切割成了长方体。她走到窗户前,掀开窗帘,对着外面的阳光,仔细端详蓝宝石很透彻,有极少的一点杂质。

    “这本该切割成一颗戒面,这样就能绕开那些杂质。”雷尼奥轻轻走到她身后。

    “这样也很好,很美。”她美滋滋的,眼看着她的财产越来越多。

    “宝石再美,也没有你美丽,没有你美好。阿比盖尔,我会为你祈祷,希望你能一切顺利。”

    前半句还不错,后半句就又让她想翻白眼了祈祷有个屁用啊!

    她感动的说“我会听到你的祈祷的。噢,我听说生孩子会很吓人,男人都会很害怕,因为那时候女人通常一点都不美,会大喊大叫,或者一身汗,还会出很多血。总之,跟‘美丽’一点都不沾边。”

    他一怔,“我还没有见过女人生孩子呢。”

    “要不,你可以先去参观一下别的女人生孩子,这样可能好一点?”

    “好。我听说双生子通常都会早产,要是你提前了,一定要人通知我。”

    “我会让克莱尔找人通知你的,你不是最信任克莱尔吗?”

    “她是你的女仆,”他忙说“她对你绝对忠心。”

    “葆琳呢?”

    “她也是你的女仆。上次米娅的事情之后,我已经告诉葆琳了,要以你的利益为主。米娅那次做的绝对错误,我安排她们在你身边是为你服务,而不是为我服务。”

    这话还说的不错。

    “你该离开了。”

    这女人,刚收下宝石就要赶他走。

    “我给你找了一些杂耍艺人,让克劳德送他们进宫,给你解解闷。”

    “好。”她踮脚吻了他一下,“快走吧。”

    “想着我。”

    “想你。”

    他又吻了她一下,这才从密道离开。

    两周后,4月28日,凌晨。

    阿比盖尔在睡梦中觉得好像撒尿了,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流了出来,大腿打湿了,没多久,身体下面的床垫湿了一小片。

    肚皮发紧,觉得很是沉重,有什么东西往下坠。

    她醒了,摸了摸大腿。

    “维罗妮卡!”她虚弱的喊了两声,“维罗妮卡!”

    路易今晚不在,她一个人睡,维罗妮卡在卧室里的沙发上睡着。

    维罗妮卡很快醒了,点亮烛台,拿着烛台过来,“夫人。”

    她掀开被子睡裙、床垫、被子都湿了。

    “夫人!”

    阿比盖尔居然很镇定,“去叫醒其他人,按照之前说的,分别去喊人。别担心,要生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维罗妮卡赶紧出去,去女仆房间喊醒了其他3名女仆。

    女仆们都赶紧行动起来,一个去通知楼下的国王,另两个扶着她去产房,维罗妮卡拿着烛台。

    走出套间没多久,路易便从密道里上楼,从卧室出来,“阿比!”

    “路易。”她转头看他。他穿着一件锦缎的睡袍,红底金线绣花,领口有狐皮出锋滚边。他有点紧张,还有点惊慌。

    “你肚子疼吗?”

    “有点疼,不是一直都在疼。”

    “邦当去喊医生了,你别怕。”

    “我不怕,你陪我说说话。”

    “你还能走吗?”

    这人尽说废话。

    “可能要好几个小时,你要一直陪着我。”

    “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忽然停下,又一股热流从身体里流出来。

    路易比她还紧张,“怎么回事?我以为会是流血,你这流的是什么?”

    真是蠢货直男。

    “羊水。”

    “那是什么?”

    “没有羊水,孩子就活不下去了。”

    罗莎琳娜匆匆赶来,“阿比盖尔,别怕。还好,只流了一点点,不多。”

    “流多了不好吗?”路易傻乎乎的问。

    “流的太快了,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就会有危险。”

    路易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天哪!”

    阿比盖尔半躺在产床上,罗莎琳娜为她数着阵痛时间,路易在屏风外焦急的走来走去。

    邦当说“陛下先回去休息吧,夫人是第一次生产,要好几个小时呢。”

    “我不放心。我怎么能放心呢?医生呢?怎么还没来?”

    奥地利安娜没有来,但派了德·蒙蒂埃尔侯爵夫人带着接生婆来了。接生婆为阿比盖尔做了检查,说才开二指,还早着呢。

    “医生很快就到了,您要是不想离开,可以先坐下休息。”邦当命人搬来了单人沙发。

    “我想进去看看她。”

    德·蒙蒂埃尔夫人皱眉,“陛下——”

    “路易。”阿比盖尔喊他。

    他忙进去,坐在床边,“阿比盖尔。”握着她的手,不住吻她手背。

    “你别走,我害怕。”

    “别怕,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我跟姐姐说了,孩子生下来你要抱抱他们,你抱过刚出生的小婴儿吗?”

    “没有。”

    “你要多抱抱孩子,就会越来越喜欢他们。”

    “别担心,我肯定会喜欢他们。”

    “我现在饿了,想吃点东西,你饿了吗?克莱尔去厨房要他们煮鸡汤,你还想吃什么?”

    “饿了么”冲淡了紧张气氛,路易忍不住要笑,“我也饿了,鸡汤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