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5、第5章
    卢浮宫的午餐不是正午,而是下午1点到2点之间,晚餐吃得更晚,通常要吃到晚上10点多,路易还要溜去某个情妇房间,不可描述过后再通过密道回自己寝宫。

    怪累的。

    他这个时候也不是很讲究“国王的尊严”,要是懒得钻密道,也会叫情妇到他寝宫里。

    路易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爱好,分走了他的时间。

    比如,他不午睡,于是吃过午餐之后,他就会跟些经过挑选的贵族和骑士出去骑马,稍晚点,会在附近的树林进行射击练习。

    卢浮宫因为在巴黎市区,没有适合打猎的地方,路易总是抱怨。他更喜欢郊外的圣日耳曼宫,等到他的生日宴会过去,整个宫廷就会迁移到圣日耳曼宫,这是每年的惯例了。国王拥有好几座王室宫殿,总是搬来搬去。

    所以你看,宫廷里的人总是忙忙碌碌,永远不愁没事可做。

    奥地利安娜睡着了。

    阿比盖尔脱下皮鞋拎在手里,小心的走出王太后的寝宫。

    奥地利安娜年纪大了,睡眠很轻,很容易被吵醒,众所周知,没人喜欢睡得沉沉的被惊醒,王太后的睡眠时间不能被打搅,所以路易要是想练习射击,总会等到下午5点之后,这时候王太后也该睡醒了。

    她回到自己卧室,没想到床上已经躺了个人。

    她吓了跳“殿下!”

    菲利普半醒,“阿比,你怎么才回来?”

    “您别睡在我床上,让人看见了怎么办?”

    他不在意的说“那又怎么样?就说你是我的情人好了。”

    “我到卢浮宫来,是为了找个合适的丈夫。”

    他撇嘴,“这更简单了。你看了谁,我就把他叫来,让他娶你。但你还是住在王宫里,要是我想跟你上床,那个家伙准保连个屁都不敢放!”

    阿比盖尔无语这些王室怎么都这个德性啊!

    “不行,我怕洛林骑士会杀了我。”

    “他可能真的会杀了你。”

    她猛翻白眼菲利普·德·洛林才15岁,已经是个狂妄的熊孩子了,王弟是王族,他不在乎人命是常态,洛林骑士则完全是恃宠生娇。

    “过几天我就会请达达尼昂队长教我剑术和射击,他要敢莱杀我,我就先杀了他。”

    菲利普来了精神,拍手,“好啊好啊,那我倒要瞧瞧,你们谁能打过谁。”

    幼稚!

    “这儿没有别人,您就不用表现得如此轻浮了。”

    他伸手拉她手臂,下子将她拽到床上,翻身压住她,“王兄好像很喜欢你。”

    “你看错了。”用力推开他,坐到床边。

    “午餐的时候他句话都没跟你说,做的也太明显了。”

    “可能是陛下不许他跟我说话。”

    “母亲根本就不会管这些小事!我该告诉你点王宫里的规矩,要是路易或是我想要你成为我们的情人,母亲根本不会拦阻。”

    嗯,有道理。不过是个侍女,位母亲当然要满足自己孩子的要求。

    “想成为王兄的情妇的女人多得能从这儿排到圣日耳曼宫。你想过吗?”

    “想过。”她回答得异常干脆,“陛下很大方,会赏赐给我房子和珠宝,我还会嫁给个伯爵,将来我要是跟陛下有了孩子,孩子很可能会被承认,这样他们也会有自己的爵位。”

    菲利普忍不住笑,“看来你已经知道不少了。”

    “这种事情又不新鲜。”

    “看来你想要的比这个要多。你该知道,我们将来定会娶位公主,至少也得是大公国的公主,或是选帝侯的女儿。”

    “我知道。”

    “你想找个合适的丈夫,不也是为了金钱、房子和爵位吗?”

    “那当然。最好这样,你想想有谁是病得快要死了、有很大块封地、有很多钱还没有儿子的老头子,这样我只是跟他举行婚礼,仍然住在王宫。不出3年他就死了,我就成了寡妇,接收亡夫的所有财产和爵位。”

    菲利普笑得在床上滚来滚去,“你想的没错!”

    “可惜,这种好事定早就被人抢走了。”

    “这你也说的没错。”

    “那我就退而求其次,人长得不要太丑,有爵位、有点财产就行了。”

    “还有什么其他要求?”

    “没有了。”她温柔的微笑,“重要的是他必须听话。”

    菲利普无所谓的笑笑,“没人能拒绝国王或是王弟的要求。好吧,我回去想想有谁比较合适,然后让人为你引见。不过,你为什么不去跟王兄说?”

    “为什么要跟他说?”

    “你的婚事要得到母亲的同意,也要得到王兄的同意,贵族实际上不能随便结婚。你父亲——”他蹙眉,“让他到巴黎来吧,来参加王兄的生日宴会。”

    他坐起来,挨在她背后,亲了亲她脸庞,“我帮你办成了你的婚事,你能让我夜里过来吗?”

    “到时候再说。”

    “听说,你还是处女。”

    “您没必要关心这件事。”

    “处女没什么意思,没法得到更好的享受,王兄不喜欢处女。”

    阿比盖尔没说话。她也不能说随便找个人破处啊。

    过了会儿,他下了床,打开衣柜,给挑了条天蓝色的真丝长裙,“明天你穿这件裙子。”

    又打开旁的鞋柜,挑了双天蓝色缎面跟皮鞋,“穿这双鞋。”

    又跑去梳妆台,找到珠宝盒,“钥匙呢?”

    王宫房间不上锁,贵重物品都要放在上锁的抽屉或是匣子里,珠宝盒也是带锁的。

    奥地利安娜赏了她只五层的木制镶银珠宝盒,最上面层带锁,最上面的抽屉打不开,下面的抽屉也不能打开。

    阿比盖尔从手包里拿出串钥匙,打开了珠宝盒。

    “你真可怜,没什么像样的珠宝。”菲利普每个抽屉都拉出来,倒空在梳妆台上。“等下我让仆人给你送几枚戒指和手镯。王兄没有送你什么首饰吗?”

    “送了。”她从枕头下面拿出那枚红宝石戒指。

    菲利普大大的翻了个白眼,“王兄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送礼!别担心,我会告诉他的。”他勉强挑出了套首饰,非常嫌弃,“要知道,在王宫里人们靠珠宝和裙子看人,你的裙子都是母亲给你做的,我不担心你没有合适的礼服裙,但你几乎没有珠宝,那么别人就会知道你是个穷鬼,会瞧不起你。”

    “我知道,但我没钱就是没钱,我没法忽然变出很多钱。”

    菲利普想了好会儿,“你会玩牌吗?”

    “会点,陛下教了我怎么玩牌。”

    “玩的好吗?”

    她犹豫,“不太清楚,我只跟陛下和德·蒙蒂埃尔夫人玩过。”

    “晚餐之前我带你去游戏室玩牌,你先看我玩。别担心洛林骑士,他不爱玩牌。”

    嗐!说真的,谁会真的怕个15岁的半大孩子呢?她也是贵族,还是王太后的侍女,洛林骑士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在王宫就拿剑捅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