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6、第6章
    “我会派人来喊你,母亲要是没什么事需要用到你,你就过来。”菲利普扔下梳妆台上堆乱七糟的首饰,走了。

    阿比盖尔没什么脾气的过去收好首饰盒。

    确实,她的珠宝寒酸得不行,尽管巴伯利翁伯爵夫人将半的首饰留给了她,可还是少得不行。她是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两个哥哥、三个姐姐,但除了长兄、长姐,其他三个兄姐都少年早夭。长姐26岁,已婚,嫁给了个男爵之子;长兄27岁,未婚。

    母亲是西班牙小贵族之女,不过么,小贵族的意思就是比较穷,从西班牙带来的珠宝不多,很多都是奥地利安娜赏赐的。长姐出嫁,陪了部分最好的珠宝,以免将来在婆家被人鄙视;长兄也留了些不错的珠宝,毕竟是未来的伯爵,家产也不能太寒酸了。于是能给阿比盖尔的珠宝实在有限,数量说起来不少,但价值不高,也都不怎么样,居然没有成套的首饰。

    菲利普尽量选了同样和同色的宝石,给她挑了条海蓝宝石配珍珠的十字架项链、对蓝水晶配珍珠的十字架耳坠、两枚海蓝宝石的戒指、只嵌有颗大纽扣大小的巴洛克珍珠的手镯,根独粒珍珠的发簪。

    她很喜欢这只手镯,觉得跟21世纪的时尚首饰也差不太多,但王宫里还是流行强光小灯泡圆形珍珠,异形珍珠被认为“太丑”,她只戴过次,只好收起来。

    十字架款也是这个时代最流行、最基本的款式,就连奥地利安娜也教她,要是不知道戴什么首饰,十字架款准没错,适合任何场合,没人能挑出毛病。

    十字架款的造型本身也极好,轴对称而又不是双轴对称,端正又不失美感,不知道是否符合黄金分割,但绝不会沉闷。每个女人都至少有套十字架款的首饰。

    她有大堆耳环耳坠,无他,耳环耳坠价值低,又是小件,看着大堆,不值多少钱;项链只有可怜巴巴的四条,宝石都很般,最好的还就算这条海蓝宝石配珍珠的十字架项链。菲利普不愧是从小见多了好东西的王子,眼就能挑最好的首饰。

    他说的没错,王宫里的人从女仆到常住的贵族们,都以珠宝看人,你要是没几件像样的珠宝,人们很快就能知道你是个穷鬼。

    她到现在还没有被人当成穷鬼,是因为来的时间还太短,也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来不及被人发现她珠宝不多。

    她收好首饰,锁好首饰盒。

    王太后该起床了。

    奥地利安娜下午4点起床。通常会召见些贵族女眷,然后跟经过挑选的几位贵族夫人起喝下午茶,要是有雅兴的话,会留夫人们打牌。王宫里有专门的游戏室,有打牌的房间,还有专门的台球室,路易喜欢玩台球,也喜欢打牌。王宫上下都喜欢玩牌,玩牌还得有彩头,大多数时候是金币,也有赌上珠宝和领地田产的。

    伺候下午茶不是很累。侍女不能坐下,但也没什么更重的体力活,就是从女仆手里接过水壶,为茶壶续水;桌上点心吃完了,便从旁的餐桌上拿来碟摆满点心的餐盘,替换掉空盘子或半空的盘子。

    夫人们的食量都尽可能的小,或者尽可能假装食量很小,但聊天么,总是会不知不觉吃很多喝很多,再说从午餐到晚餐有8个小时,间这顿下午茶就是必不可少的加餐了。

    吃过下午茶,奥地利安娜留夫人们玩牌,德·蒙蒂埃尔夫人陪着女主人,阿比盖尔可以有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她匆匆吃了几块蛋糕,喝了两杯红茶,便去了游戏室。

    菲利普的仆人4点多跑来找她,说安茹公爵已经去游戏室了,要她忙完了立即过去。

    游戏室里堆人,有6张牌桌,都已经坐满了人,其他人有的围观,有的在闲聊。

    安茹公爵菲利普坐在其张牌桌边,看上去很高兴,可能赢了钱吧。

    她走到他身后,“殿下。”

    “德·巴伯利翁小姐。”菲利普笑着对她点头示意,“你要玩吗?”

    “不,我先看看。”

    他们在玩种据说是德国传过来的纸牌游戏,规则不算复杂,宫廷里的人都会玩好几种纸牌,大部分人都玩的不错。

    牌桌旁边站着个记分的年轻男孩,相貌极为清秀,他抬眼瞥了下阿比盖尔。

    这应该就是洛林骑士了。他的父亲洛林的亨利是哈考特伯爵,是国王的马厩总管,哈考特伯爵为儿子买了个“骑士”的封号,把他带到卢浮宫。

    菲利普边玩牌,边跟阿比盖尔说话,问她王太后下午做了些什么,哪几位夫人陪着王太后。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她也就如实回答。

    又玩了两局,菲利普站起来,“我得去撒尿。德·巴伯利翁小姐,你帮我玩两局。”

    有人嚷嚷起来,“殿下,您不能赢了钱就跑了。”

    他摊手,“瞧你说的!骑士,德·巴伯利翁小姐的输赢都记在我账上。”

    美少年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菲利普去了十几分钟才回来,之后没有坐回牌桌边,而是直站在阿比盖尔身后。她玩了6局,时不时就要问菲利普,该不该打这张牌,又直笑着说“我在乡下待的太久了,没有学过怎么玩牌,我都是乱玩的,殿下,要是我输钱了您可不能责怪我。”

    菲利普很上道的说“你可真是会说笑话!赢钱算你的,输钱算我的。”他拨弄她的金发,非常无聊的解开她的发辫,又给她编好。他不会编头发,难免要弄得乱七糟的。

    “殿下别玩我的头发了。”

    “可你的头发很好玩。”

    “您又不是小孩子。”

    “你说什么呀。”他用力拽了下她头发。

    熊孩子!

    “那我等下可要帮您大大的输笔钱!”她随手甩下张牌。

    她又小输了几千埃居。

    “还要玩吗,殿下?”个人问,眼睛却看着阿比盖尔。

    “德·巴伯利翁小姐还要继续玩呢。”菲利普挥挥手,示意仆人过来,从托盘上拿了两杯酒,杯放在阿比盖尔手边。

    新的局又开始了。

    牌桌上的另外三个人都加大了赌注,并且不断加码,总数额达到了10万埃居之多——也就是5万皮斯托尔。这可算是笔不小的赌注了。

    菲利普笑嘻嘻的问洛林骑士,“我的账面上还有多少钱?”

    美少年抿着薄唇,很不高兴的说“不到10万埃居了,殿下。”他离开的时候账面上差不多是12万埃居,没到半个小时,阿比盖尔便输了2、3万埃居。

    菲利普副无所谓的神情,“德·巴伯利翁小姐,别担心,这点钱不算什么。你快点结束这局,我还想去见见母亲呢。我想陪着母亲在花园里走走,你跟着我们。”

    他个劲的催促着,阿比盖尔便匆匆忙忙的玩牌。三位贵族互相使着眼色,不停加码,最后圈,居然加到了25万埃居。

    “天哪!你们今天是真的很想赢走殿下的钱。好了,各位先生,该放下你们的牌了。”她放下手的几张牌。

    洛林骑士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