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17、第 17 章
    马车里坐着她的女仆玛丽和另个陌生的女仆,名叫凯萝尔,是路易的女仆之。

    王宫里的仆人都是巴黎人,三代根红苗正的平民,个个都经过政审,天主教徒,家里没人参加过投石党,毕竟王宫里住的不是王室就是贵族,可不能混进什么心怀叵测的家伙。

    女仆也都不会太漂亮,漂亮的平民女孩不是没有,而是不会去做女仆。

    美貌是女人的资本,但很多时候也是不幸。

    玛丽和凯萝尔相貌普通,算不上美丽,但当然也不可能丑,就是普通女孩。玛丽17岁,凯萝尔21岁。

    总管邦当亲自来通知她,国王邀请她同前往凡尔赛行宫,她是吃惊的。奥地利安娜没说什么,只是要她留意路易和菲利普身边的年轻侍从。

    国王兄弟身边的侍从全都是贵族。“男爵以上才算人”,是这个宫廷,不如说是现在整个欧洲通行的鉴定标准。王宫是贵族青年的大型婚姻介绍所,是因为这个时代年轻男女的社交范围非常有限,位伯爵家的小姐想要嫁个合适的丈夫,在家乡附近很难找到。

    当然,要是她肯下嫁男爵之子倒也好办。只是大姐嫁的不怎么好,父亲很不满意,坚决不许她随便出门,也不许家里的男爵之子和骑士之子随便跟她说话,就怕她像姐姐那样为了爱情晕头转向。

    想到姐姐,阿比盖尔暗暗叹气。

    母亲很美,几个子女也都长得很不错,哥哥克劳德英俊得像个电影明星,姐姐罗莎琳娜也是少有的漂亮,可惜就是丈夫家不怎样样。

    姐夫尼古拉斯只是男爵之子,对于罗莎琳娜来说算是“下嫁”了。罗莎琳娜的眼光倒是没问题的,尼古拉斯相貌俊秀,也很爱妻子,就是性子有点软,像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子女样,十分敬畏父母。

    婆媳问题在哪儿都有,不分国家和年代,罗莎琳娜的婆婆男爵夫人对她很不满意,母亲去世前,男爵夫人来了趟巴伯利翁庄园拜访姻亲。阿比盖尔不清楚两个人具体说了什么,但男爵夫人走后,母亲可是气得大发雷霆,把罗莎琳娜接回了家。

    罗莎琳娜在家里生了对双胞胎女孩,极为可爱。但双胞胎留在了娘家,没有带回去。

    阿比盖尔想了很久为什么尼古拉斯来接妻子,却没带走女孩子们,直到她来巴黎,路上克劳德才告诉她,是因为男爵夫人认为双胞胎不是自己儿子的崽,是男爵的崽。

    阿比盖尔目瞪口呆,风凌乱。

    凡尔赛在巴黎郊外,距离卢浮宫大概是20公里,马车速度般,路上不用停下休息,不到两个小时便到了。

    凡尔赛宫现在只是个很小的城堡,路易十三喜欢只带很少的些侍卫侍从跑来打猎,这带很偏僻,附近只有个小村庄,再远点是贡迪家族的个城堡。

    仆人们昨晚就到了,在城堡里点上了壁炉,烧热了炉灶,国王行到了城堡后,能立即在壁炉边烤烤火,吃点甜点。

    邦当带阿比盖尔去了二楼的间卧室。

    城堡不大,路易十三曾经的卧室也就是个普通房间,她的房间是奥地利安娜曾经住过的房间,距离国王的卧室隔了3个房间。这没什么深意,只是因为城堡里的卧室不多。

    坐马车时间不长,她不累,但是因为快到凡尔赛的时候下雨了,下车之后又发现凡尔赛城堡门口泥泞不堪,她的裙摆沾到泥浆,弄脏了。

    她不喜欢下雨,不喜欢弄脏裙子。

    路易上楼的时候,她正在换裙子。

    他挥挥手,示意两个女仆出去。

    “我就不该答应你过来。”她气呼呼的说“瞧呀!裙子弄脏了。”

    路易不以为然,“回宫了我叫裁缝给你做上打新裙子,不够的话,做十打。”

    “你是不是想害我没地方睡觉?我的房间就那么点大,没地方放那么多裙子。”

    “你可以搬到我楼上,我再多给你几间房间,可以让你放新裙子。”

    她避而不答,“没想到凡尔赛是这样的。”

    “你原本以为它该是什么样子?”

    “——至少不会比卢浮宫差多少吧。”

    “我现在很穷,没有钱好好修建它。”他拉着阿比盖尔走到窗前,“你瞧,这儿是不是很美?”

    放眼望去是大片森林和山丘,郁郁葱葱,雨的景色令人心旷神怡,沙沙的雨声,窗外吹来的清冷的风,带着股泥土的腥味。

    隐约传来年轻男人们咋咋呼呼的喊叫声。

    侍从们兴冲冲的来了郊外,却被大雨困住,无聊极了。

    路易颇是不耐烦,本来是兴高采烈要带她出来玩,没想到还是被困在房间里。

    “本来想带你出去打猎的,或者教你骑马。在卢浮宫……不太自由。”

    国王居然还会感到“不自由”,这可真是世界奇闻!

    “你是至高无上的国王,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深深的凝望她,“你可真没劲!”

    “不然呢?要么你现在就派人暗杀了主教大人,要么住口。”

    “暗杀?”他狠狠掐住她两边手臂,“说!是谁让你对我说这种话的?是奥尔良,还是孔代?”

    “想什么呢?当然是主教大人派我来的。”

    路易似乎大吃惊,游移不定的看着她,似乎在想她说的是不是真话。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跪下来求我不要杀了你吗?”

    “你抓着我,我没法跪下去。”

    他冷哼了声,“马萨林不会蠢到找个漂亮姑娘来怂恿我去暗杀他。他不是蠢货,我也不是。”

    “你放手,很疼的。”

    他犹豫了下,还是松开手。

    阿比盖尔皱着眉头,转身离开窗边。

    “你不冷吗?我可是很冷呢。”她找到块毯子披在肩头,坐到床尾的穿衣凳上。

    路易关上窗户,坐到床尾,随即把抓住她披散下来的金发,用力拉,将她拉得向后倒在床上。

    她疼得喊了声。

    “喊什么!”他恼火的喊,“你的胆子真大啊!你竟然不怕主教。”

    “我是天主的孩子,我为什么要怕他?”她奋力拉回头发,“你蠢得很,你害怕他,居然不敢跟他对着干!”

    他气得要命,“你住嘴!我可是国王!我就是国家,我就是法兰西!”

    “你只是个以为自己是国王的可怜虫!”

    “你放屁!把你那无知的话收回去!”

    “你叫我收回去我就收回去吗?我面子不要的吗?你是因为被我揭穿了你懦弱的真面目,所以你气急了,就冲我发火!”

    “你只是个伯爵之女,居然敢诽议你的国王!我真该拿马鞭好好抽你顿,我得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如何尊重国王。”

    “你不敢听真话,你不是个好国王。”

    “用不着你来告诉我!你最好乖乖的,不要乱说话,不然,你会死的。”

    “我没有乱说话,我只跟你这么说。路易,路易——”

    菲利普推门进来,惊讶的看到两个人在床上扭打着,“天哪!这儿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