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凡尔赛野玫瑰 > 第35章 第 35 章
    大郡主再次惊呆。

    奥地利安娜再次惊呆。

    达达尼昂彻底惊呆, “等等!陛下!您同意了什么?!”

    路易十四狠狠的瞪了一眼阿比盖尔,又狠狠瞪着达达尼昂,“队长, 你年已50岁还没有结婚, 我不能相信一个没有家庭的人对我的忠诚。既然德·巴伯利翁小姐提出了请求, 那么, 作为你的国王、作为她的国王,我现在准许了你们的结婚请求。”

    他冷冷的瞥了一眼奥地利安娜, “母亲,您觉得这样是不是妙极了?”

    不等任何人开口说话, 他又立即说“既然这样,达达尼昂,我准许你请假三天, 好好准备你的婚礼。”

    国王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奥地利安娜隐忍的看着达达尼昂。

    达达尼昂心情复杂, 看了一眼阿比盖尔, 随即对奥地利安娜说“王太后陛下, 请您劝陛下收回许可。”

    奥地利安娜嘴唇颤抖, “他……他已经是国王了。”

    德·蒙蒂埃尔侯爵夫人呆滞了半天, 才回过神来, “陛下——”

    奥地利安娜无力的坐下,“天哪!”她看着阿比盖尔,一脸酸楚, “阿比盖尔,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阿比盖尔没有说话。

    从路易的反应来看, 他肯定听说过奥地利安娜与达达尼昂之间的路边社绯闻,就不知道相信几分了。但无论如何,针对国王母亲的绯闻是不名誉的,更何况会牵涉到王室血脉问题,路易要是有证据的话,没准会偷偷弄死达达尼昂。

    达达尼昂心情沉重,“德·巴伯利翁小姐——”

    “队长。”阿比盖尔仍然一副悲痛欲绝的神情。

    克劳德才从“卧槽!震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队长,国王的意愿不能违背,您或许应该去找我们的父亲商量婚礼的事情。”

    他对奥地利安娜、达达尼昂分别行礼,很快带走了阿比盖尔。

    克劳德走得很快。

    他身高腿长,阿比盖尔差点要小跑起来才能跟上他。

    “克劳德——”

    他停下来,瞥她一眼,“陛下大概要气死了。”

    “气不死,下次再气一气他。”

    克劳德失笑,摇头,“你可真胆大!他现在是对你有期盼,所以实际惩罚了德·泰斯特兰伯爵、惩罚了队长,甚至惩罚了王太后陛下,但对你没有什么实际损害。”他想着妹妹的手段不知道是真高,还是歪打正着,国王也十分配合,以至于现在情况很微妙。

    昨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不清楚,但看起来,伯爵揍了国王,于是国王盛怒之下将伯爵流放了,不许伯爵回到巴黎。

    直到他带阿比盖尔回了她房间,关上门,才问“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摸了摸嘴唇上破皮的地方,一阵心烦,“雷尼奥来找我,后来路易来了,雷尼奥不得不走了,路易欺负我,他咬破了我的嘴唇,”好气啊,“我也咬他了。他、他就想跟我上床——”

    这个逻辑好像不是很对,但那种时候没人讲逻辑,“然后雷尼奥回来了,揍了路易一顿。噢,不,是对打。”

    克劳德一阵无语,又很是头疼,“他是国王,雷尼奥怎么——”想着这位伯爵胆子也是真大啊,妹妹还是不要跟这种胆子很大的男人有什么纠葛比较好。这么一看,稳重的达达尼昂队长还真是最好的选择呢。

    于是他好奇的问“你怎么想起来要嫁给队长?”

    “噢,那是因为他正好在场。”阿比盖尔一脸无辜。

    所以,达达尼昂只是“凑巧”在场?

    这话就连克劳德也不相信。

    “现在怎么办?你真的要嫁给队长?”

    “有什么不好吗?队长也是伯爵,跟我们家的地位相当。他还是国王的……亲信,结婚后我还可以住在王宫,但不会再担任王太后陛下的侍从女伴了。”

    克劳德想了一会儿,发现这可能还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就是……对队长不太友好。

    达达尼昂会怎么想他并不想知道,除非王太后说服国王收回许可,不然这件婚事就是板上钉钉了;至于奥地利安娜,咳咳,她就算真的跟达达尼昂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亲密关系,也不可能去跟儿子直说,还可能根本无法张口请求儿子收回成命。

    至于阿比盖尔,其实她嫁给谁都没什么关系。

    又想到德·泰斯特兰伯爵,没想到他会为了阿比盖尔跟国王直接发生肢体冲突,啧啧,不知道是该夸奖他很是疼爱阿比盖尔,还是嘲笑他居然蠢到跟国王动手。

    阿比盖尔实际上整晚都没睡觉,现在直打瞌睡。克劳德叫了玛丽打水给她洗脸,等她换了睡裙上了床,这才离开。

    阿比盖尔没睡多久,感觉迷迷糊糊的刚睡着,菲利普来了。

    他晃醒她,“阿比,阿比!”

    “你好烦啊!”她不耐烦的说。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你要结婚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少年有些惊慌的语气。

    “嗯,是啊,我要结婚了。”

    菲利普一脸的不能置信,“跟谁?真的是跟达达尼昂队长结婚?”

    “对。路易已经允许了。”

    菲利普一副“你在说笑话”的神情,“他疯了吗?”

    “不然呢?”

    “你疯了吗?”

    “还没有。”她懒洋洋的,“你去过王太后陛下那儿了?”

    “唉!”菲利普沮丧的躺在她身边,“瞧呀!只不过过了一个晚上,就出了这么多事!”

    他不太高兴,“我告诉过你,让你离雷尼奥远一点。可恶!”

    “我又不能拦着他。”

    菲利普虽然生气,但想想又觉得很好笑,于是大笑起来,“不过他居然揍了王兄!哈哈哈哈,路易一定气死了。”

    “他是气死了,所以他判处雷尼奥流放,三年之内不许回到巴黎。”

    “哎呀!”菲利普喊起来“流放!三年!是不是惩罚的太重了?”

    “很重吗?”

    “是啊,国王一般不会判处什么人流放,除非他谋反,就比如我们的好叔父。”

    “流放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要看国王具体的命令,最严重的是没收家产,普通流放也就是不许到巴黎来而已。不许到巴黎的意思是不允许进入宫廷,可要是雷尼奥本来就不在宫廷里,普通流放对他没有什么差别,他可能会回到自己的封地,国王会派人监视他。”

    阿比盖尔放心了,“路易总不会真的派人监视他吧?”

    “派人去监视被流放的人,本身也就是一种流放了,没人愿意去,就是真派人去了,几个月之后他也会想着调回来。”他的手伸进她领口,悄声说“是不是因为他睡了你,路易才这么生气的?”

    “嗯。”

    “告诉我,他……怎么样?是不是很好?”

    “那要看你认为的‘好’是哪方面的?”

    “你这个坏女孩!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挺不错的。哎哟!很疼的,别这么用力。”

    菲利普胡乱亲着她脸,“比我好吗?”

    这话说的相当幼稚可笑,“你还年轻,他都32岁啦!”

    “唉!我也想成为很有经验的男人。”少年叹息着。

    这大概是每一个少年都想有的经验。

    “你要是结婚了,还留在王宫里吗?”

    “路易应该不允许我搬出去。”

    菲利普的意识里根本没有想到她的丈夫,“这样最好了。”

    “你走吧,我昨晚没睡觉,想睡一会儿。”

    菲利普下了床,但不是离开,而是将两边房门的插销插上——有一扇门的插销坏了。想一想也就明白,是昨晚路易进来的时候弄坏的,还没来得及修理。

    他深感遗憾昨晚没有看到哥哥的大暴走,又想起来阿比盖尔居然跟雷尼奥滚了床单,这感觉真是又酸又爽,难以言述。

    他回到床上,不由分说脱了她的睡裙。

    雷尼奥·德·洛林在皇家宫殿自己的房间里。

    说是被流放,但也不会立即执行,要到明天才走。国王命令王家卫队的侍卫押送他回来,看守他不许他离开房间,实际等于软禁。

    奥尔良公爵夫人得知他得罪了国王被判流放,惊慌又无奈,赶紧去见了奥地利安娜,得知国王的命令不会更改,只好恹恹不快的回来了。

    “您不用担心,只是不能再来巴黎。我本来也就不喜欢巴黎,不喜欢卢浮宫。”

    “你说的轻松!我是不好责备你,也不想责备德·巴伯利翁小姐。只是这么一来,你可娶不成她了,我听说,陛下已经同意她和达达尼昂队长结婚了。”

    这个消息令他大为吃惊,“什么?怎么会这样?!”

    “你的结婚请求陛下肯定不会批准,所以他把她嫁给了一个50岁的男人。哎呀!”公爵夫人心烦意乱,“你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想娶的女孩,你就不能忍一忍你的坏脾气,先请陛下批准了婚事吗?”

    雷尼奥摇头,“我亲爱的堂姐,很明显,不管什么情况,陛下都不会同意阿比盖尔嫁给我,那我还不如痛快的揍他一顿呢!”

    “国王毕竟是国王。”公爵夫人不满的瞪他一眼,“公爵现在在王太后陛下和陛下面前都说不上话,只有大郡主才能稍微说上几句,她也没办法,只能让你先回封地。等过一段时间,陛下心情好一些了,或是忘了这件事,再让大郡主去恳求陛下,赦免你。”

    他点头,“赦免与否也不是那么重要,我真要想回巴黎,一样可以偷偷回来。只是——只是那时候阿比盖尔已经结婚了。”

    他心里有点乱糟糟的确实,失策了,没想到路易会这么快就定下来阿比盖尔的婚事。

    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