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其他小说 > 破碎空间[快穿] > 外戚三十
    沈原内心翻江倒海, 面上硬撑着不显出来,站到了配殿前, 却看见明辉帝的贴身内侍正两股战战的守在门前, 看见太后赶紧跪下, “娘娘, 陛下,陛下吵着要烈酒, 说奴才给的酒不对味。”

    沈原现在真的是一头雾水了,听这口气明辉帝没多大事啊,不就是想喝酒么,这可有什么奇怪的?

    太后含泪对沈原道“阿原,你去看看皇帝, 看看他, 好不好?”语带哀求。

    沈原道“娘娘, 到底怎么了?”

    太后掩面而泣,“你去看看, 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满脑袋蒙圈的沈原只能进去看看。

    一进去乍一看挺正常的啊, 明辉帝盘腿坐在罗汉床上自斟自饮,看起来十分惬意,就是身边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沈原进去后配殿的门迅速关上了,沈原“……”

    明辉帝看了沈原一眼, 淡然道“你是谁,你也被关进来了?”

    沈原“……陛下?”

    明辉帝哈了一声,捞起一条鸡腿就开始啃, “吃么,酒淡了些,吃着还是不错的。”

    沈原目瞪口呆,直直的看着明辉帝,这是哪一出?

    明辉帝又瞟了沈原一眼,“原来是个傻的,你来干嘛?是服侍我的,还是替我暖床的。”

    沈原浑身一激灵,眼前这个人穿着明辉帝的便装,言行举止却没一点明辉帝的端庄严整。

    沈原忍不住后退两步,“……你是谁?”

    明辉帝含糊道(因为嘴里全是鸡腿)“他们说我是皇帝,其实我叫明生,我出来一趟可不容易,明辉这几年一直压着我,哼哼,今天我可算如愿了!”

    沈原一身的冷汗,她似乎有些明白眼前是怎么回事了,这不像是被人穿了,倒像是多重人格,眼前这个人格压下了明辉帝,跑了出来!

    沈原试探道“那陛下呢,你把他……”

    明生不耐烦道,“他一直不让我出来,我快憋死了!小时候都是我照顾他,怎么现在连让我出来喝杯好酒都不允许!滚他的蛋。”

    沈原“……”老天爷,你出来啊,我要和你好好谈一谈!咱要走的是科技强国的路,不是治疗多重人格皇帝的路,我不是心理医生啊啊啊啊啊!

    下回去空间难道要选修心理课程吗?

    沈原定了定神,她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明生看着她有些诧异,“你不错啊,他们看见我都像看见了鬼。”

    这不废话么,宫女太监忽然看到皇帝像变了人似的,能不害怕,就是太后不也怕的脸都白了,方寸都没了,急慌慌的把沈原找来。

    沈原吐口气,“明生,你什么时候把陛下放出来,还有,你们的身体里,除了你和陛下,还有别人吗?”

    双重人格就够够的了,千万别再多出来几个!

    明生总算表情凝重了一些,“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体里不止我和明辉?明辉都不知道的!”

    沈原的面孔也龟裂了,“……真的还有别人?”

    明生耸耸肩“以前有,不过被我杀了,她太讨厌了,整天嘤嘤嘤,什么事都干不了,烦都烦死了!”

    沈原“……”好残暴的人格,陛下,你特么到底分裂了几个!

    沈原小心翼翼道“那现在就你们两个?”

    明生大大咧咧道“是啊,这几年他都不让我出来,也不许我和别人讲话,不过这都是你猜的,可不是我说的。”

    沈原忽然想到明辉帝亲自掌掴大臣的事,于是问道“有一次陛下打大臣……是你么?”

    明生诧异了,“你怎么知道,当时是明辉说恨不得揍死那个人,可他只敢心里嘀咕,我就出来替他动手,还没打几下呢,他就把我关回去了,后来也没念我的好!”

    沈原这回真觉得头疼了,她随口道“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看着明生疑惑的模样,沈原道“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明生把油爪子在身上擦了擦,面色有些阴郁,“大概在明辉四五岁的时候吧,他娘……现在是太后了,生了病,病的七死八活的,那些太监宫女也不管,他呢,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还要被几个哥哥欺负……于是我就出来保护他了,我把一个宫女打破了脑袋,把一个太监摁到了荷花缸里,惊动了明辉的爹,也就是先帝,明辉什么都不敢说,我把他受欺负的事全抖落了出来,他爹就开始关照他了。”

    “那时候他可感激我了,随着他慢慢长大,这宫里面多少鬼祟阴鹜,那时候明辉那皇帝爹儿子多,看重的也是大的那几个,他娘一个小小的才人,什么都不敢出头,连儿子都顾不好,分例都被宫人瓜分光了,夏天蚊叮虫咬,冬天冷的手脚长冻疮,明辉又体弱,那都是我替他抗下的,没想到等他当了皇帝,却不许我出来了!”

    沈原“……”原来你就是个副人格啊,可你即便是副人格我也没办法医治啊。

    明生道“你谁啊?你似乎知道的挺多的,那你能告诉我,我是鬼啊还是怪啊?”

    现代医学认为的多重人格也叫分离性身份障碍,也叫癔症性身份识别障碍,搁在现在那就是人们说的癔症,或者是鬼上身,难怪明生会这么问。

    沈原不知道如何解释,关键是她对这么病知道的也不多,那全是电影电视上看来的,活生生的例子她从没遇到过。

    不过她倒是知道,这种毛病多半是因为幼年时受到过极端心理和生理创伤引起的,鉴于明辉帝幼年的经历,这点倒是符合。

    可是现在要命的是,一个皇帝他有了多重人格,这该怎么办?

    沈原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你不是鬼怪,这点你可以放心,那你是怎么和陛下互相知道的?”

    多重人格之间一般互相都不知道,只是醒来忽然发现自己丢失了一段记忆。

    明生道“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啊,我一醒来就是个大人,可一看自己的手,那么小,还以为自己缩了呢,那时候明辉也在学写字,我的字迹和他不同,我就试着留了些字,然后他也回了我,我们就这么知道了彼此。”

    沈原叹服,这是明辉帝自己给自己进行前期心理疏导了?

    明生道“近来我也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和明辉同根同源,却脾气性格截然不同,而他,已经不想我出现了。”

    那是自然,明辉帝已经成了亲政的皇帝,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副人格时不时出来蹦跶一下,这是要命的。

    远的不说,明辉帝上头的几个哥哥确实没了,可他还有好几个弟弟呢,假如明辉帝这毛病被世人知道,换个人当皇帝也不稀奇啊,怪不得明辉帝当初愿意这么雷霆般夺得权利,再晚些,他就要被换下来了!

    就是现在,明辉帝的帝位也没十分稳当,他毕竟连孩子都没一个呢,宫女太监们是不敢多嘴的,毕竟宫里被明辉帝血洗过,长此以往那就说不准了。

    皇帝变来变去,谁受得了?

    而明生这个副人格也没弱于明辉多少,他更不想消失,怕是明辉帝想要融合他也很困难。

    更可怕的是,明辉帝还有当皇帝的觉悟,明生是没有的,假如明辉帝在做出决断的时候明生醒了,然后胡乱做了决定,那可真就祸国殃民了!

    沈原顿时觉得这个国家混乱就在眼前。

    她就是立时立刻能造出红衣大炮,也架不住明辉帝突然分裂,然后胡乱下达命令啊!

    沈原有些发愁,她的回答也有些混乱,现在才说明自己的身份“我是陛下的表妹,太后是我的姑姑,你不知道吗?你现在想干什么?”

    明生先是惊讶,“哦,原来你就是那个把北狄人揍翻的郡主啊!明辉不放我出来,我只是大约知道你。”接着烦躁道“我就想出来透透气,那时候明辉和我说,将来没人欺负我们了,他就让我好酒好肉的吃,还愿意让我见识一下宫外的风景,如今他倒是皇帝了,却一点想不起我来,那我只能自己出来了。”

    这副人格的掌控能力还不弱呢。

    沈原道“明生,这个,我和你解释一下,就是陛下想让你出来透气,你和他共用一具身体,他也不能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让你出去了,你们就好像是一根藤上的两个瓜,那要是藤没了,两个瓜都保不住了,这个你应当明白的吧?”

    明生道“那他现在都是皇帝了,皇帝还不能随心所欲?”

    沈原超级有耐心“谁告诉你皇帝就能随心所欲的?陛下亲政都经过一番腥风血雨,如今陛下尚无子息,对天下对朝廷的掌控还没全面,每一步都如履薄冰,随心所欲的皇帝那都是昏君,昏君的下场有好的吗?你看,你不打招呼就出来,把太后都吓着了,好在太后知机得快,没闹到外头去,要是被外人知道了,那陛下不知道要收拾多久的烂摊子了,更有那一等的小人,说不定还会谋划着如何让陛下下台,那你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明生默默听了,叹气道“那我就不该出来,不能出来了?”

    沈原道“也不是这么说,你得和陛下商量一下,然后找个知道内情的又能保密的人,等你出来了也能带着你出去,既不用惊动人,你也不必躲躲藏藏。”

    明生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看你就不错,那些太监宫女一看见我就抖的如同筛糠,你是郡主,又是明辉的表妹,不如你以后带我出去啊?你肯定会替我保守秘密的!”

    沈原有些哭笑不得,“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何况男女有别,你顶着陛下的脸,和我同进同出,就怕于陛下的名声有挂碍。”

    明生烦躁道“这也挂碍,那也挂碍,我就和坐牢一样了,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出宫!”

    沈原“……”这是讲不通了?

    看着明生面前杯盘狼藉的模样,沈原岔开话题道“那你可还想吃些什么?”

    明生道“我就是好酒,这酒太过清淡。我问他们要烈酒,他们偏生不给。”

    沈原走到门口,吩咐明辉帝的贴身太监,“来一壶上好的梨花白,太后娘娘会允准的。”

    于是很快梨花白就来了,明生喝了一杯,兴高采烈,“好酒!”

    沈原好声好气的和他解释,“喝了这壶酒,你就让陛下出来好吗?我和他就你的事商量商量。”

    明生道“行啊,反正我也出不去。”

    明生倒也说话算话,喝光一壶酒,眼睛迷离,一头栽下去就睡了,呼噜声刚起,沈原就见明辉帝身子一颤,然后蓦的睁开眼睛。

    那眼神竟然带着几分狠厉,沈原赶紧行礼,“见过陛下!”

    明辉帝扫了沈原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方。

    沈原又道“这里是姑妈的偏殿,外头只有姑妈的人,还有陛下的内侍。”赶紧把亲戚关系摆出来,就怕明辉帝动了杀机。

    明辉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沈原顿了顿道“明生把自己知道的都和我说了。”

    明辉帝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看向沈原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杀意。

    沈原倒是坦然,“陛下不用担心我说出去,因为这与我们沈家没有一点好处,反倒是被外人知道,我们沈家也得不着好。”

    沈家早就是你这条贼船上的人了,我们压根换不了船,你防我有鸟用啊!

    明辉帝也渐渐松了拳头。

    沈原道“姑妈很是担心,陛下不如先洗漱一番,还有要问的,宁安也知无不言。”

    明辉帝这才发现面前吃剩的残席,还有那倒在一边的酒壶,身上更是一片狼藉,他皱了皱眉“我……明生,喝了多少酒?”

    沈原道“不多,一开始喝的酒不烈,陛下醒来前他喝了一壶上好梨花白,是我和他说喝了酒让陛下醒来的。”

    明辉帝看着沈原“你不怕?”

    这种神鬼之事,自己这个表妹居然一点惶恐之色都没有。

    沈原道“这有什么好怕的,明生是个极为坦率的人。”

    明辉帝苦笑了一下,他也无法忍受穿着一身脏衣服,还一身的酒气,于是先去沐浴更衣,让沈原稍待。

    不说太后看到儿子恢复‘正常’有多高兴,就是明辉帝的内侍那也是眼泪汪汪的,陛下忽然像变了个人,可把他们吓坏了。

    主子出事,第一个倒霉的肯定是他们这些奴才,更何况是皇帝,要是明辉帝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铁定是第一批没命的,命都没了,更不要说富贵荣华了。

    明辉帝都整理好了,恢复成了一个帝王的模样,才在母亲的宫殿里见了沈原,当然周围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18 20:07:00~20200519 20:20: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ゞ清月ペ、韩玲 30瓶;那少爷 17瓶;海水、585535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