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瑰梦离开之后, 季安和便开始清洗放在石头上的食材。还好参加节目之前他进行过特训,不然怕是连菜肉怎么洗都不知道,要闹笑话了。

    一边洗他一边得意的对着镜头前的观众道“你们没想到吧, 洗菜我可是会的, 我来之前经纪人拉着我特训了一周,我甚至还会一点点的做饭做菜,可惜你们没机会尝到我的手艺了。”

    将菜肉洗完,他看着那一小袋子米,脑袋上冒出几个大大的疑问来, 道“没有锅没有碗, 节目组给我们米有什么用?”

    对此, 节目组是这么解释的“这些食材都是随机挑选的, 这米可不是我们放进去的。”

    与他们无瓜啊。

    季安和的表情十分的一言难尽,他耸了耸肩,道“好吧。”

    叶瑰梦还没回来, 就他一个人,倒也不会冷场,他自个儿一个人嘀嘀咕咕的, 一个人能整出十个人的气氛来。

    等他第三次嘟囔着“瑰梦怎么还没回来啊”, 便听见那边传来一些动静,他抬头一看,表情一时间有些呆滞。

    直播间的镜头第一时间并没有落再叶瑰梦的手上, 也就是说,观众们第一时间看见的,就是季安和那有些呆滞甚至迷茫的表情, 像是看见了什么令他十分费解的一幕。

    “他看见了什么,到底看见了什么啊?”

    “好着急啊, 季安和到底看见了啥啊?镜头差评!”

    “呼叫镜头君,我要看季安和的视角。”

    ……

    就在直播间观众着急得不行的时候,镜头君终于将镜头转向了那边,只见弹幕在一瞬间安静了一秒,然后便是密密麻麻“?????”!

    叶瑰梦大步走过来,她手里抱着一堆干柴火,以及引火的松针,但是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她怀里的柴火,而是她手上拎着的那堆东西――几只毛色艳丽的野鸡?

    “这,这这这野鸡,哪里来的?”季安和忍不住问,一开口,却是结结巴巴的,被惊得说话都有些咬舌头了。

    季安和赔了一声,终于把舌头捋直了。

    叶瑰梦将柴火还有手上的两只野鸡放在地上,随口道“在山林里打的,刚好碰见了。对了,我还摸了几个鸡蛋。”

    说着,她从口袋里将几个野鸡蛋掏了出来,颜色微黄的鸡蛋比超市里卖的鸡蛋要小一些,圆圆润润的,看上去十分的小巧。

    甚至不只是野鸡蛋,她还摸了一些鸟蛋,鸟蛋更小了,一个个只有拇指大小。

    季安和咽了咽口水,看着叶瑰梦的目光里只剩下佩服,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迟疑着问道“这些野鸡,应该不会是什么国家保护动物把?”

    叶瑰梦“……”

    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她,表情也有了一瞬间的迟疑,但是很快的,她就反应过来了,道“如果这里有野生宝物动物,节目组就不可能让我们在这里做节目了,应该没事的。”

    两人相视一眼,皆是心有戚戚。

    季安和蹲下身子,伸手把地上已经死透了的野鸡捡起来看了一眼,发现这只野鸡脖子那里有一道伤口,血肉模糊的,直接把脖子都打断了,看得他只觉得脖子一凉。

    “可是,我们没有刀啊,这个要怎么处理啊?”他纠结着说。

    叶瑰梦走过来,道“这两只鸡我来处理,你把火烧起来把,节目组给的东西里有打火机。”

    她伸手把地上野鸡拿起来,径直往水边走去,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她想起了什么,扭头看向季安和,问他“你会烧火的吧?”

    面色有些纠结的季安和一听,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当然会烧啊,你放心就好了。”

    叶瑰梦点头,放心的去处理鸡了,但是等她一走,季安和脸上的表情就垮了下来――这个煤气灶、电磁炉他会搞,可是这个只有一堆柴和打火机,这要怎么搞?

    早知道,就不装会了……

    季安和苦着脸,只是自己放下的大话,要自己做。

    而他这变脸的速度,也被镜头捉了个正着,直播间里的人忍不住打字道“瑰梦,不要信他,他就是狗男人!骗你的!他根本不会生火的!”

    然后,季安和自此多了一个狗男人的称号,简直火遍大江南北。许多网友你说季安和,他可能一时间想不起来这是谁,但是你要是说,就是那个狗男人啊,十个人里边,八个人都知道。

    要是季安和知道就因为自己撒了这么一个谎,多了这么一个称号,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季安和辛辛苦苦开始生火的时候,那边直播间的观众们有些坐不住了,纷纷开口道“镜头君,我想看叶瑰梦那边!能把镜头转那边去吗?”

    倒是有季安和的粉丝有些不愿意,但是少数服从多数,镜头君顺从的看着摄影机去了叶瑰梦那边。

    他过去的时候,叶瑰梦正在处理手上的野鸡,只见水中已经有些红了,不过这条河是活水,水一冲就顺着水流冲下去了。

    野鸡被她剖开,她摘了一张旁边水中的水草叶子,将鸡肚子里的东西给放上去。

    “她是怎么把野鸡给开膛破肚的?难道是她偷偷藏了刀?”

    直播间的观众不解,有些不好的猜测。

    按照节目规定,参加节目的时候,嘉宾是不允许带上工具的,譬如刀、打火机之类的。如果叶瑰梦真用刀了,就是违反了节目规定,观众对她的感官一定不太好。

    只是,他们的猜测在看见她处理另外一只野鸡的时候,得到了解答。

    只见她拿着一块大概是从河中捡到的石片,石片很薄,看上去有种尖锐锋利的感觉,她拿着石片往鸡肚子上一划,只见肥美的野鸡肚子,立刻就被剖开了,看上去完全就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观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将野鸡开膛破腹,他们甚至也觉得身上一凉。

    “卧槽!!!!发生了什么?野鸡肚子怎么就被划开了?她怎么做到的?”

    “那是石头吧?是石头吧?难道是弄成石头样子的刀?”

    “石头能给开膛破肚?不要骗我啊!”

    ……

    网友们议论纷纷,看着叶瑰梦动作利落的将鸡肚子里的东西掏出来,什么鸡肝鸡心,清洗之后都放在叶子上。

    然后,她将野鸡放在水里洗了一下,拎着回到了季安和那里。

    这边,季安和还在生火,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可是面前的柴火仍然没有烧起来的迹象,只剩下一团乌漆嘛黑的灰烬。

    叶瑰梦“……”

    “你不是说你会生火吗?”她开口问。

    她突然开口,吓了季安和一跳,等扭头一看,看见叶瑰梦,他脸上立刻露出了有些心虚的表情来。

    “就,原本是会的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不会了。”他结结巴巴的解释。

    叶瑰梦斜睨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而是蹲下身来,将被他烧得乌漆嘛黑的这些柴火拿出来,把它们搭在一起,底下留着空间。

    然后,再大的柴火底下,再塞上比较细的枯枝,最后一层空间,便是堆上容易烧起来的松针。枯黄的松针,简直就是最好的引火材料,打火机一点,便嗤的一声烧了起来,然后烧上比较细的枯枝,整堆火顿时就彻底的燃了起来。

    见状,季安和激动的道“燃了燃了!”

    “看见了。”叶瑰梦表情十分的冷淡,伸手将一根柴地给他,道“放柴的时候,不要一股脑的全塞进去,要在底下留一点的空间,这样才好烧。”

    季安和连连点头,一副受教的表情。

    叶瑰梦让他看着火,自己则是去旁边捡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石头来,塞在火堆里。

    “你把石头放进去干什么?”季安和疑惑。

    叶瑰梦道“等下好烧热水烫鸡毛。”

    鸡毛用滚水烫过,就能很容易的被拔下来。只是现在没有锅碗瓢盆,只能采用这种办法了。

    她在地上挖出一个小水潭,将还没拔毛的野鸡放在里边,然后和季安和将烧得滚烫的石头放在水里。

    嗤!

    一股蒸腾的水汽猛的腾升起来,水潭里的水在沸腾。

    “哇,还有这种办法,真的是学到了!”

    网友们感叹。

    被烫水烫过的野鸡,那毛轻而易举的就拔了下来,不过拔好毛的野鸡,上边仍然有细细的绒毛,这时候只需要在火上轻微的烧一下,这些绒毛就被处理好了。

    处理好两只野鸡,叶瑰梦看了一眼食材,将米拿过,用大片的叶子装着拿去水边将米淘了。

    季安和跟在她后边,问道“这里没有锅,这米怎么煮啊?”

    叶瑰梦说“我打算做叫花鸡,刚好可以把米塞进去。”

    米、香菇、还有在水里被煮的半熟的鸟蛋,菜……

    她一一的将这些食材塞进鸡肚子里,然后在野鸡的外边抹上盐,还有各种调料,用粗大的叶子裹着,用绳子系上,然后用水潭里的淤泥裹在上边,然后塞进火堆里。

    而另外一只野鸡,她则是抹上调料,用小刀在鸡身上切开一道一道,然后放在火上烤。

    烤鸡,还是这样的火,那对于火候的掌控,那可需要精准的控制,也需要注意,不然一个不小心,烤糊了或者是焦了,那就不好了。

    叶瑰梦看着火,对一边的季安和道“刚刚在路上摘了一点野葡萄,你要是饿了,就吃点葡萄垫垫肚子吧。”

    季安和点头,伸手把葡萄放在水里洗过了,然后拿着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十分热情的对叶瑰梦道“你也吃。”

    叶瑰梦拿着吃了几颗,忍不住点头。

    这山里的野葡萄是那种绿色的小葡萄,在阳光下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是自然熟透的,吃起来倒是甜得很。摘的时候,叶瑰梦便注意有很多鸟在啄食,猜测应该很甜,现在尝起来,味道果然十分清甜。

    被太阳晒出甜味的野葡萄,吃起来并没有那种人工的甜味,吃上去很甜但是丝毫不腻味。而且,刚摘下来的葡萄,十分的新鲜,充满了鲜甜的滋味。

    看季安和吃得欢快的样子,就知道这葡萄的滋味,简直看得人口齿生津,让人也想吃葡萄了。这种季节,刚好就是葡萄成熟的季节啊。

    要说在这个直播间里,让人怨念最足的是谁,那就是季安和。他这人,一个野外求生节目,偏偏被他做出了吃播的效果,一路上都在吃吃吃,吃得还让人觉得很有食欲,尤其是那些肚子空空,还饿着的,真的是,想打人。

    人干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