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檀小说 > 玄幻小说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十四章 是他!(求收藏,求推荐)
    什么动静?

    在听到那句似有若无的话语后,一股难以言喻的反射刺激,飞快在蔡师姐后背皮肤处形成一块块鸡皮疙瘩!

    此刻湖水的柔和与温润,正令得她紧绷了三个月的神经得到着最好的休息与缓冲,闭上双眼,几乎能够想到自己进入内门弟子之列以后,所能拥有和享受到的一切特权。

    但这种美好的幻想,却是在突如其来的这句话之后,砰然破碎,戛然而止!

    被人打搅了兴致,她的情绪飞快地被恶化,同时转化向另一个方向的极端!

    来自大脑的第一反应。

    该死的,自己洗澡这是被人偷看了!

    那两个死丫头不是口口声声说将此地的一切杂物统统清理干净了么,那为何还会有闲杂人等闯了进来!

    凭自己深厚的修为,不可能感觉不到有人在自己洗澡之后才来此地啊。

    唯一的解释。

    那便是,提前有人潜藏在了此处,以一种极端隐秘的方式,瞒过了前来布置阵法的两个丫头!

    果然是被无耻之人占了便宜!

    虽说有着阵法的阻挡视线和摒绝窥探,但如她这般心性极高的天之骄女,如何容得别人这般亵渎?

    无形的怒气在她胸中迅速地酝酿……

    她的眼睛开始瞪得大大,她的气息开始由微不可查变得爆涌升腾,一点蓝色的灵雾从双腕打出的印结中散逸,而双耳的感知,也在她全身投入探测中被发挥到极致!

    方圆十里之内,一切存在的物体,乃至拥有着生命的动物,统统被她深厚的修为之力囊括其中!

    花岗岩。

    破皮的老树。

    齐腰的花草。

    栖息的莺鸟。

    翕动的蚊虫。

    潜伏的鼠兽。

    一切物体发出的声音,在她凝气七层修为的监控下,自动化作固定的声音存储,开始在她脑中一遍遍的播放。

    直到,她的灵识触及到,那块一人多高,貌不惊人,看上去有点流沙泻下,被岁月雕刻的有点惨兮兮的山石!

    砰砰砰……

    属于人类之流才有的特有心脏跳动频率,准确无误的传回她的感知范围之中!

    她那狭长的眸子不受控制的闪烁起一团寒芒,雪白的双臂不再拢在胸口,而是覆盖在了水下,肉眼可见的,在其之上,一点点比先前灵雾要色泽深厚的蓝色匹练缓缓凝聚。

    那是不动则已,一动必定见血残敌的杀机!

    全力戒备,做好攻击准备之时,她的愤怒眼神,却突然撞击在了那只穿着软玉青云靴的脚掌上!

    一瞬间。

    一种全然不同情绪,裹挟了震惊和难以置信,如一朵神秘的浪花,砸在她烦乱生气的心田!

    这……这是……

    这是袁师弟的鞋子!

    脑中忽的闪烁过出关那日,于同门师妹们手中见过的《袁晓峰个人资料简介》,她的心潮宛若被狠狠砸进了一块巨石,顷刻变得波浪起伏,汹涌澎湃!

    不喜双翼冠,只戴脂玉簪。

    蓝白素衣袍,双靴青云绕。

    据异录人所著资料记载,袁晓峰双脚所穿鞋靴,上缀软玉,乃是当日入门未显光芒之时,由宗门天衣阁最最品阶低下的一只玉镯残料打磨而成。

    本来是想要为袁晓峰做命牌,后来尺寸不够无法去做,再加上要清理旧存,故而,这才落到了袁晓峰的手里!

    因此物太过不起眼,也太过特殊,可能对袁晓峰有某种激励劝勉作用,从而被其喜欢,故一直穿在鞋上。

    这软玉或许别人认不出来,但,对于蔡师姐来说,再也熟悉不过!

    因为,这破损的玉镯就是她亲手造成的,若无她因衣袍制式不满与天衣阁女工起了争执,这镯子,根本不会被威压气浪震碎,她,也不会被罚缴纳五十块灵石赔款!

    对于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却沾染了自己灵力气息的东西,她如何能一眼将之认不出!

    是他!

    居然是他!

    被奉为玄虚宗史无前例的绝世天才,堂堂内门登堂弟子的候选人,他袁晓峰,居然也会做这种龌龊事情?

    不可能!

    凭他的品德,凭他的才学,凭他的本事,怎会这般胡闹,说别人到此偷看师姐师妹尚还说得过去,但他袁晓峰,绝无可能!

    可不是他又能是谁呢?

    这鞋子明明就是他的啊。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犹如两股麻绳,在蔡师姐的心头萦绕,继而相互缠绕,紧锁,令她忘记了手中凝练而出的杀意匹练,只是心意糟乱的理不清头绪。

    一息。

    两息。

    直至闭眼出声过去了百息,耐不住这种期望与现实巨大落差的折磨,袁晓峰开始试着加大声音,再次出声。

    “卧槽!好大!”

    这一声,由于缺乏精准的判断,又是自己缺失耐心之后的一声,故而,比之刚才的响度和音调,简直要高上一倍!

    这话一出声,袁晓峰内心猛地一紧。

    按这种作死方法作死下去,只怕聋子都能听到,软蛋都会被自己激怒了!

    为了查看对方的反应,他那张白皙无瑕的脸蛋顺势探了一下出去!

    而也就是这一下!

    一直将眼神余光锁定在那块山石上的蔡师姐,集聚精神的双目中,赫然是定格了一个鬼鬼祟祟,看上去有点贼溜溜目光的俊朗青年!

    真……真的是他!

    该死!

    居然真的是他!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他呀!

    这不合乎常理!

    他……

    若真的是他,他为何会悄悄在这里藏下,然后不出声呢,以他的实力,存心要偷看,自己这点修为压根都是难以将他发现的呀。

    呸呸呸。

    什么偷看。

    像他这么帅的男人,缺过女人吗?

    只要他想,勾一勾手指头,都会有大把的师姐师妹投怀送抱,为其暖床叠被。

    不,不应该是勾一勾手指头,他一记眼神,都足够叫那群花痴浪女为他奋不顾身!

    如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见到有人在自己家门口偷看自己,蔡师姐久久不被别人开启的心门,这一刻,鬼使神差的被袁晓峰的出现,狠狠地破开了一个大窟窿!

    她那先前还威势滔天的本事,此刻如同泥牛入海,一点都用不出来了。她那古井无波的心境,也连连炸起波浪,掀动万丈狂澜!

    怎么办!

    怎么办!

    真的是他在偷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难道说,这才是他本来的豺狼面目?

    男儿本色。

    他的本色是露出来了么?